开局世界沦陷了 0005 告诉我,你流血么?

小说:开局世界沦陷了 作者:玉蝙蝠 更新时间:2021-04-08 10:22: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清早,江辰给妹妹煮了两个鸡蛋,熬些米粥,一碟咸菜。

  给江静盖了盖被:“静静,哥去上班了,饭在锅里,谁敲门都不要给开,听见了吗?”

  “嗯!”江静乖巧的点了点头。

  江辰轻关上门,没吃早饭便离开了家。

  楼下,大喇叭里响着:“一会儿检查内务,出门上班前,都整理好内务!”

  内务?是什么?

  江辰摸不着头脑,便没多在意,转头快步向超市走去。

  “江辰,来的这么早啊?”

  江辰回头看去,是晨练的老板。

  起身点了点头,笑道:“叔,我寻思多扛些箱子,能多挣点钱。”

  “哈哈哈……”

  江辰一语,惹得老板爽朗的笑了起来:“小伙子,说话真实在,能吃苦,难得啊!”

  “不过吧,我这里不是每天都要进货,今天也给不了太多的钱……”

  老板笑容慢慢停了下来:“要不这样,我把活都给你,别人今天不用,你累点搬完,我给你工钱。”

  “谢谢老板了!”

  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这样,江辰可以再找一份工作。

  就算找不到工作,同时在几个地方扛箱子,一天也能挣几十块呢!

  一上午,江辰一个人搬完了所有的货。

  老板看着分类明确,摆放整齐的箱子,赞赏的点着头,掏出了40块钱:“江辰,后天我这里还要进货,你再来吧。”

  “嗯!”江辰高兴的点了点头。

  忽然发现,商场里有只大熊玩偶,妹妹小时候也有一只,便问道:“叔,那只大熊多少钱?我想买……”

  物以稀为贵,五十七区主要生产粮食、医药和枪械。

  像这种布偶,江辰也猜到了,肯定是不便宜。

  否则,不会外包装落满了灰尘。

  “这……”

  江辰怎么来的五十七区,一天时间也传得沸沸扬扬。

  想到昨天,跟在江辰身后的小女孩,老板不禁心一痛。

  拽下大熊,老板笑道:“这样,这熊我送你了,不过,这一个月,你帮我无偿搬货吧,最近一次是后天早晨。”

  江辰感激的鞠了一躬,接过大熊,道:“陈叔,谢谢你!我后天早上,肯定比你先到!”

  “呵呵!这小子!给你妹妹送去吧……”

  江辰飞快的向预备役兵团跑着,越跑心情就越急切。

  他甚至能幻想到,妹妹看见熊后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

  可刚到九号楼拐角,就见十几个人,有老有少,在一起说着什么。

  离近一看,江辰有些弄不懂了。

  棉被铺在地上,江静蹲着,眼含泪水、委屈的叠着。

  一个身着军装的老兵,背着手来回踱步,斥责道:“什么是兵?叠被是第一步,豆腐块!有棱有角!蚊子上去劈叉!苍蝇落上去打滑!明知今天检查内务,你还敢睡懒觉!”

  江静袖子擦了把眼泪,嘟嘴道:“啥叫内务呢!你也没教我!”

  “你还敢犟嘴?”

  老兵一脚,踢散了刚叠好的被,怒斥道:“你叠得这是屎?你吃屎长大的?被都不会叠,还能来九连?重来!”

  江静重新铺开被,再次凭着自己想法叠着。

  可刚叠好,又被老兵一脚踢散了。

  “再来!”

  “你教教我要叠成什么样子啊!我不知道呢!”江静更委屈了。

  “哼!这还用教?没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你这么笨,怎么成的预备役?”老兵言语更冷了。

  说实话,江静真的没见过猪跑。

  “再……”

  老兵刚一开口,突然感觉,一股凉风袭来。

  抬眼一看,一个人挡在他身前,那冷漠的眸光,仿佛要射穿他一样。

  老兵不禁打了一个冷战,皱眉问道:“你?是谁?”

  “我?我是他哥哥,你是谁?”江辰盯着老兵,一把拉起妹妹。

  “我是九连七班班长,田宝。她是新来的兵,检查内务不合格!”

  原来面前的,就是昨天萧嫣要找的,七班班长。

  “她是新来的兵?她是你妈!哥才是新来的兵!”

  江辰看得清清楚楚,这个田宝,明显在找妹妹麻烦。

  跟这种人,也没啥好话。

  田宝这才知道弄错人了,指着江辰鼻子,怒吼道:“原来你是新来的!敢和班长这么说话?胆儿肥呀你!”

  一句话,围观的七班预备役,全都倒吸一口凉气。

  这田宝,岂是那么好惹的?

  “我不想惹麻烦,你也别惹我!静静,跟哥回家。”

  江辰捡起地上的被,拎着大熊转头走了。

  呃……

  田宝弄了个红脸。

  在班里十多个预备役,和他们的家人面前,有些放不下来台。

  这小子竟然忽视自己,说走就走?

  田宝上前,一把拉住江辰胳膊:“尼玛的!你有没有规矩?我是你班长!”

  咔!

  江辰忍无可忍,将大白熊递给妹妹,笑道:“静静,这是给你买的熊,先拿着,等我一会儿。”

  转身,一把卡住了田宝的脖子,将他举了起来。

  “你……你!”

  田宝猝不及防,憋的脸通红,手刨脚蹬。

  江辰挥手将田宝扔了出去。

  闪身上前,将田宝的脸摁在地上,冷声问道:“告诉我…你流血么?”

  七班的预备役,一时间目瞪口呆。

  这新人真猛,竟然敢打班长!

  田宝也被吓到了。

  就算是连长跟他动手,他也不至于,连还手的地步也没有啊。

  这才知道,连长为啥让他针对新来的了,这是让他试水呢!

  可为了班长面子,也不能服软。

  便强挤出一句话:“逼崽子!你完了!你敢打上级!”

  “为了我妹妹,天我都敢捅开!你是个啥……”

  “你内务不好,你还有理啊!”

  “啥是内务?我不想跟你废话!做什么事,不应该先教吗?以后做不好,那才是我们的错!”

  说完,江辰松开田宝,起身走向远处:“我不想惹事,不过,我也不怕事。不要再惹我!”

  捡起地上的被,江辰领着妹妹,慢慢走进了楼道。

  田宝气的咬牙切齿,回头给了一个兵一脚:“尼玛的!你们都是瞎子?刚才为什么不上!呸!等着!”

  掏出电话,田宝颤抖着手,播出一个号码:“新来的小子力气好大,我被打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