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与星河 087// 你差点有牢狱之灾

小说:香水与星河 作者:天界无际 更新时间:2022-09-27 11:12: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柳文君跟唐风介绍说,楼座一共有二十六间包房,其中十七个是带看台的包厢。中间最大的一个叫鹊桥,挨着鹊桥两边的是牛郎和织女,牛郎的这边依次是大阿哥二阿哥一直到七阿哥;织女那边依次是大阿妹二阿妹直到七阿妹。

  这名字起得有水平!唐风说,既有文化,有便于记忆。

  两人来到鹊桥厅,柳文君说,这是一个最大的包厢,最多可以容纳二十几人。唐风看时,见卡拉ok、迷你吧和小舞池一应俱全。不错不错。走出看台,看台正对舞台,视觉效果非常好。唐风见看台角落有一架追光灯:这个好!

  这个是我建议买的。柳文君说,在一片黑暗中,一柱追光灯打过去,舞台效果特好。这个我们今后很多节目用得上。唐风说。

  包括婚宴。柳文君说。

  唐风讥笑道:又是狡狐三窟!

  唐导,柳文君说,开业的班底你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

  唐风说,柳经理你放心,我老唐办事,老板没有不满意的。乐队四个人:一个贝斯,一个键盘,一个电吉他,一个架子鼓,个个都是业内的高手。一男一女两个驻场歌手,年轻漂亮唱功也好。在武汉都是小有名气的。他们就是嫌工资少了一点,你给你们老板说说,看还能不能再加点。

  柳文君说,有些事情是不能光讲钱的,唐导你说呢?在我们这种场子做开业,今后出去是可以提高身价的。再说我们老板也不是那种小气人,今后场子效益好,你们再提加钱的事,他应该是好说话的。

  柳文君这时候不敢把话说死,开业在即,万一谈崩,这个时候从头再来,就来不及了。几个月前就在开始寻找乐队和演员,唐风就是李非和他在武汉的场子上找到的。江可航戏称这是雁在天上飞,锅里烧开水。

  刚开始,本地也有乐队歌手来找柳文君,有些人跟他很熟,他磨不开面皮,有意成全。在李非那里探了一下口气,被李非一口回绝。李非说,新场子一定要新面孔,原来在本地其他场子上混熟了脸的我们这里一律不要用。

  手机响了,唐风翻开机盖,向柳文君示意一下,走到一边去接听。柳文君掏出自己的手机来看,竟有四五个未接电话。再看详细,有两个是李非打来的。该死!柳文君连续回过去几次,电话都占线。唐风放下电话,见柳文君有些不安的样子,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柳文君说,老板的几个电话我都没听见,打过去总是占线。唐风说,那你快去。

  柳文君说,老板知道你今天要来,我估计他是要问这个事,不如你跟我一起去见他吧。

  跟在柳文君右侧,唐风说,有一个摇滚歌手相当不错,唱功好又会搞气氛。就是价码太高,我怕你们接受不了。

  两个驻场歌手都是唱通俗的,节目的编排还需要一个摇滚歌手和一个民歌手,还需要伴舞演员至少八人,还需要杂技和小品搞笑之类的节目。这些事在电话中两人都沟通过。但具体落实谁,不同的水平价格差异很大。在店方没有经验的情况下,外聘的舞台总监一般有相当大的裁量权。柳文君早有耳闻,在演艺这个行当,这个权利是可以用金钱物资甚至是性色来交换的。

  在整场节目的编排中,摇滚处在高潮部位,这是我们节目的核心和重点。见柳文君不语,唐风在一边灌输道。

  等会见了总经理我们再一起说好吗?唐总。

  柳文君和唐风来到总办,李非不在办公室。宋博转达李非的话,要他们在办公室等一会。说李非刚才急匆匆地出去了。

  李非急匆匆地来到了大堂。前台打电话给他,说市委副书记常家兴在大堂等他。李非见到常家兴,一如往常地热情和高兴,而常家兴却是一脸的冷漠和严肃。对冲一下情绪,李非平静地叫了一声:常书记。

  常家兴用手指点着李非,摇摇头,张嘴要说话,却只吐出一个“哎——”字来。话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意思很明白:叫我怎么说你!

  出什么事了?李非一头雾水。

  都是你惹的!常家兴说,好好的一个大堂,你说你搞一个这东西干什么!说着向托马斯雕像一挑嘴,惹是生非!

  您说这个?

  是啊!

  托马斯雕像?

  是啊!

  有什么不妥吗?

  张开一个胯对着酒店大门,你觉得很好?

  您说得对!确实有些不雅。李非以为自己明白了问题的所在,抱歉地笑了。

  你赶快给我把它拆走。

  拆走?把方向调整一下可以吗?

  不行!

  为什么?李非心里不服,口边的话被憋了回去。看常家兴坚决的态度,是容不得他争辩的。即便他扯出再多的理由,也会无济于事。心里憋屈,把脸都憋红了。吵架的话没有说出来,吵架的样子已经出来了。

  李非调整一下情绪,向常家兴的秘书小刘小声问说,到底出什么事了?

  小刘看看常家兴,似乎得到了默许,小声说,这件事都上市里的常委会了。见李非一脸狐疑,小刘补充说,两种意见对立,一种说好,一种说不好。

  这不很正常吗?什么事不总是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好吗?

  关键是——小刘欲又止。

  是什么?

  是什么小刘不肯说。

  前几天秦市长都来看过,还称赞了这个创意。李非说。

  杨书记的意见呢?小刘冷笑说。

  杨书记是什么意见,李非不知道。再说企业做的一个策划,也没有必要让书记市长都知道啊。

  这个事李总你要尽快落实,越快越好。小刘丢下一句话,跟在常家兴后面往电梯口走去。李非跟上去抢先一步按下了电梯键。

  中午与我们一起品尝创新菜怎么样,常书记?李非转换一个话题,希望不悦的气氛得以缓解。

  就是会说漂亮话!常家兴强掩笑脸说。

  真不是说漂亮话,李非说,主要是还有件事想跟您汇报。

  你有什么事应该跟吴副市长汇报,他才是分管你们商贸工作的领导。常家兴说。

  见有客人过来,李非不便细说,跟随常家兴二人一起进了电梯。刘秘书站在了电梯键跟前,先按下了9。背后的客人伸手过去按下了7。

  刘秘书问,李总你到几楼?

  李非说,我也到9楼。李非知道,昨天市委接待办在9楼订有房间。走出电梯,李非对常家兴说,我是准备去您办公室找您的。

  什么事,复不复杂?

  不复杂,就一两句话。见常家兴停下脚步,李非赶紧说,您知道的,我们酒店后面建了一个大都会,马上要开业。

  什么大都会?

  就是娱乐城。

  娱乐城就娱乐城,什么大都会小都会。

  是的是的。娱乐城马上就要开业,三楼是演艺大厅,装修和设备在省内应该属于一流,演员都是在全国各地调来的,开业当天还准备特邀香港著名演员……

  喂,老李,常家兴打断李非的话,你这是一两句话?省里的客人还在房间等我。简单一点!

  好的。李非说,我想在开业的那天请市里的领导们来看演出,您觉得怎么样?

  你这个李非!常家兴的手指又点了过来:你哪里是要我们来看演出,你是想我们给你做义务宣传员。

  李非装出一副预谋被点破的窘像。您说行吗?

  你准备送票给哪些人?常家兴说。

  市里领导。

  市里领导多着呢,具体你要送给哪些人?

  具体送给哪些人,李非还真没仔细想过。他听常家兴在说,送给谁不送给谁,弄不好就把人得罪了。我建议你这样,要送你就给“四大家”领导都送。

  好的,李非说,一定按常书记的指示办。

  谈不上什么指示,常家兴说,你送票给人家领导,这种场合人家领导也未必来。你把票送到各家办公室,由各家办公室自己去安排。免得好事办成坏事。

  谢谢常书记提点。李非说。

  还有大堂的那个东西,要尽快落实。见李非做哭笑状,常家兴说,你不要跟我笑!

  望着常家兴走开的背影,李非心有不甘:好好的一个创意,难道就这样说拆就拆了?秦市长在大会小会上都讲过,体操是香州一张最亮丽的名片。这一点,李非自己完全认同。全世界许多国家至今还没有出一个世界冠军,香州一个小城市就像下饺子一般,一连出了四个世界冠军,这是何等荣耀的事。

  谢书记升迁后,一般人都以为秦市长会接任,但结果是从外地调来了一个杨书记。两个人的思路完全不同。

  李非见过新来的杨书记几次,他为人还算谦和。新官上任,一般都会对下面的官员来一番调整,很多对香州干部队伍不满意的人希望来一个大换血,可是他一个也没有动。

  有人说他不搞一朝君子一朝臣;也有人说他这手更厉害:靴子没有落地。只有与李非有点私交,背地里能讲几句真心话的原任公安局局长,现任市政法委副书记周民安有他不同于常人的见解。他说:

  近几年来,每次干部调整,许多人都喜欢到省里甚至更高层去找关系,找个领导同志跟自己给市里打招呼。这样办事一般都是事半功倍,十拿九稳。

  开始这种事还是个别现象,后来这种情况越来越多,几乎成了一种普遍现象。造成该上的人难上去,该下的人下不来。谁要是提拔了,别人不会说这人有能力,而是说这人有关系。

  每次干部换届,本应该是安定团结,结果往往搞得人心涣散。没有得到提拔的人,一定会抱怨市的领导;但得到提拔的人,却不一定感谢市的领导。所以,杨书记到任后他就没有急于动干部。他不动干部,不等于他不能动干部。对于那些消极怠工和跟他捣乱的人,只要他动真格,没有拿不下来的。

  在当今的干部队伍中,个人操守极好和极差的人毕竟都是少数,绝大多数人都是处于中间状态,所谓人无完人金无足赤。要找谁的茬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所以干部中极少有人不跟从他的。就连三朝元老周副书记也是唯他马首是瞻。

  对于这些内幕,李非并不知情。经周民安这么一说,李非不知为什么,好几天心境都像被污水浸泡过一样沉重。周民安对新来的杨书记的评价很高,认为他是一个有思路的人。

  新书记到任后不久,就提出了1 x模式。即市直只保留了一家大型企业的国企身份,其他全部改为民营;同时大力推行发展特色水产。过去香州农村都是以种植水稻为主,农民一年忙到头,弄不到几个钱。香州自古以来就是一个水袋子,低洼地多,不光产量低,还很容易受涝。他提出了变水害为水利的思路,把低洼稻田改成鱼塘,大力发展特色养殖。周民安认为这个思路绝对是对的。说这一思路将至少造福于香州农村的几代人。

  常家兴向客人的房间走去,李非见刘秘书有意落在后面,似乎有话要跟他说。待常家兴进到房间后,刘秘书说,李总,我们到电梯间那边去说几句话。两人来到电梯间的窗户边,刘秘书掏出一包烟,递给李非一支,李非抱歉地一笑,抬手拦了一下。

  刘秘书去摸窗户把手,可以打开吗?

  李非说可以。说着帮他推开了窗户。李非以为是小刘犯了烟瘾,要他来陪。谁知刘秘书点燃烟,深吸了一口说,李总你真得要好好感谢常书记。这一次不是多亏常书记出面,你差点有牢狱之灾。李非一听,心里吃了一惊,忙问是怎么回事。

  s..book632392887314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香水与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