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与星河 063// 你怎么可以犯这种低级错误

小说:香水与星河 作者:天界无际 更新时间:2022-09-03 10:43: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李非回到前面办公室,一屁股塌在了椅子上。怎么办?李非说,他们听说要交三千元的罚款,都不表态。

  龙勇看着气呼呼的李非:李总你是什么意见呢?

  李非说,他们可以在这里蹲几天,但我不能让他们蹲在这里。我需要人上班。龙队长你看这样行不行?每人罚款两千元,钱由酒店为他们垫付,我把人领走。

  龙勇望着李非笑说,李总你真是给我出了一道难题!

  李非在龙勇的口气中听出了话音,生意人讨价还价的本能陡然被唤醒。他用软中带硬的口气说,你看行不行?不行我只有回去再另想办法。把他们多关几天,让各自的家长来交罚款取人。

  龙勇哪里肯放李非走,他知道一旦这样,这十几人的家长就会各显神通,想方设法把人捞出去。到时罚款是不是全收得起来还是一个问题。

  算了,那就照你说的办吧。龙勇说,你李总开了口,我不同意也不行。

  李非说,人我现在带走,马上派人给你送支票来。

  这个不行。龙勇连忙说,你还是把钱拿来了再带人走。

  李非说气话,你是不是怕我跑了?

  我的老总,这个真的不行。龙勇告哀道,你现在就在我这里打电话,叫人送钱过来。说着把桌子上的电话座机推到李非面前。

  李非拿起电话说,堂堂的特警队,搞得这么小气。

  龙勇在一边提示说,我这里只要现金,不要支票。

  支票怎么不行?

  支票麻烦。

  李非用手指着龙勇笑道,龙队长狡猾狡猾的!

  推开李非的办公室门,马建强轻声叫了一声总经理。

  李非从一张报纸上抬眼向走近的他点了点头,说了声请坐。

  马建强搓着手在李非的对面坐下来,满肚子的话不知该从何说起。说他不想走?说自己对不起酒店,对不起总经理?说自己如何热爱这门手艺,曾经如何雄心勃勃?

  华敏通知他,酒店管理层会议对他一人作出了劝退处理的决定。他没想到要去怪谁,你是这次赌博事件的主谋,你不倒霉谁倒霉?

  他告诉李非,他已经在人事部办了离职手续。他是来跟总经理辞行的。他听见李非一声叹息,这轻轻地一声叹息在二人的静默中显得格外沉重。像压在人心上的石块一样沉重。

  桌子上的电话突然炸鞭一样爆响。李非拿起话筒,电话是高云轩打来的。高云轩要确认下午酒店员工团年饭的具体时间。李非回答说,是——是今天下午两点半开始——在酒店三楼宴会厅。放下电话,李非说,下午一起吃了团年饭再走。见马建强没有反应,又补了一句:真的,一定。

  本来,马建强是一直强忍着泪水的。听李非这么一说,再也绷不住,便捂着脸像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他心里后悔至极。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在他的内心里,总经理就像一个父亲。刚开始做形体训练时,他想打退堂鼓,是总经理亲自帮他做了化解。从那时起,他就感觉自己跟总经理有了一层特殊的联系。

  后来不管在哪里遇到,总经理都是主动跟他笑着打招呼:小马你好!弄得他都有些不好意思。后来时间长了,再遇到总经理时,他就抢先跟总经理打招呼:总经理好!然后再笑笑。

  有一次总经理叫住他:小马,我听华师傅说你人很聪明,是块做手艺的料,好好干!他听了心里激动了好几天。不久,他创新制作的阳干刁子鱼一个月内卖出了超过一千份的好成绩。他也因此获得了一千元的创新奖。他把这一千元的奖金全部拿了出来请客。他那时是真高兴啊!

  李非看见小马像孩子一样地哭,自己也感觉泪泉奔突,眼眶几近失守。十几个厨师,其他人都是记过处分,只有他一人是劝退。出了这么大的事,总得有人做靶子。不然不足以警示后来者。赌场上他是老板,发起聚赌也是他的主意,处理他一点不冤枉。这一点部门经理们高度一致,李非也表示赞同。但李非还是心有戚戚,他为小马惋惜。试图能为他找一条解套的出路。

  黄康华直不讳地批评李非:慈不掌兵,义不理财。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当总经理的不能优柔寡断!

  李非辩解说,我没有优柔寡断。

  马建强擦干眼泪:总经理,有没有好的地方介绍我去学手艺?

  李非说,有是有个地方,但是在省外。

  小马说,省外不要紧,我不怕远。

  李非说,我在广州大学培训时有个同学是四川成都一家酒店的老总,他们的餐饮在当地很有名气,我联系他看看。

  李非看见马建强被泪迹模糊的眼珠突然光亮起来,急不可耐地说,我就是想学川菜!请您尽快帮我联系。好吗?

  李非当即拿起电话,让总机拨通了成都的电话。李非在等待对方叫人的时候移开话筒对马建强笑说,机会还不错!

  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李非把马建强说成是一个亲戚,不好在自己手下做事,于是介绍到对方那里去。还说马建强做本地乡土菜很有一手。对方也很高兴,认为是捡了一个大便宜,可以为他们带去一些新的菜式。

  李非嘱咐小马:到了外地一定不能再犯赌博。

  马建强发誓说,再赌我自己就把手剁掉!请您相信我。

  我相信你!

  总经理,如果我把川菜手艺学到手以后,您还可不可以接收我回来?

  如果你多了一门川菜手艺,到时我们应该可以当作人才引进。你先安心安意把手艺学好。

  李非不敢把话说死,他的部门经理们总说他太感情用事。他把成都的联系方式写给小马,说春节没几天了,建议他过了春节再出去。

  我先与那边联系看看再定。马建强说,说实话,我真不想在家里过年。

  为什么?

  我们农村过年到处都是赌博的。

  下午两点一刻,一辆载满阳光的黑色轿车停在了香水星河酒店的前车场。

  高云轩从车里出来,脚上是油光发亮的皮鞋;头发整理得一丝不乱;一件中长炭黑雪花呢大衣敞开,露出深灰色的西装和领带。

  早有保安迎上去为他伸手遮挡车檐:董事长您好!

  你好!他站在香水星河酒店门前的车场四下张望:门前车道廊檐上挂起了大红灯笼;廊柱上贴上了红底金字的对联;车场右侧的墙面上挂出了一幅大型团年饭广告——解下妈妈的围腰,让香水星河伺候我们!

  这广告什么意思?有两人从新商街走过来,其中一个在问。

  另一个说,什么意思?说你妈妈年年烧年饭辛苦,今年叫你们不要再让妈妈辛苦,全家都到香水星河来团年。

  这个李非翻起花样让我们掏钱!

  你不掏就是,他又没有拿枪逼你?

  他这手比拿枪逼你还厉害!拿枪逼你你会不情不愿;给你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你不能不心甘情愿。

  你自己心甘情愿,还怪人家做什么?

  两人边说边笑进了酒店。全不知道高云轩在看着他们的背影发笑。

  李非见高云轩从三楼电梯里走出来,连忙迎了上去。上下打量说,高行长今天这身行头不错!

  高云轩笑说,未必只许你天天打扮得漂漂亮亮,我们打扮一次都不行?

  李非笑说,谁说不行?酒店董事长就是要西装革履。

  卢士平和在场的部门经理也一起过来跟高云轩打招呼。高云轩看见李非和部门经理们一个个都穿着白色厨师服,问说,怎么你们一个个都成厨师了?

  李非说,今天吃团年饭是由管理人员为员工服务。

  卢士平说,都是跟文化假日酒店学的。

  高云轩称赞道:不错,不错!

  李非问高云轩:要不要把大衣脱了?

  在全场都是单衣的人群中,只有高云轩的大衣和卢士平的棉袄有点格格不入。

  高云轩说,在这暖气底下真还有一点热。说着就去脱大衣,李非帮他把大衣接到手里。柳文君正好从旁边过,伸出一支胳膊来:交给我。

  李非把大衣搭在了他的胳膊上,叮嘱放好,别弄脏了。又问高云轩大衣荷包里有没有要紧的东西。高云轩说没有。

  柳文君问卢士平:卢总您要不要换一件西服?我的西服您可以穿。

  卢士平犹豫一下,说不用。他不想跟部门经理穿一样的服装。

  李非围着高云轩看:高行长你这套西服还蛮合身。

  高云轩也自己瞧瞧自己,说原来买的,一直没有什么机会穿。现在拿出来穿,有点嫌小。

  李非说,我看是正好,穿西服就是要贴身。

  卢士平说,我认为高行长穿西服好看,有西哈努克亲王的风度。李非太瘦。

  高云轩笑说,老卢你这是典型的长子宽矮子的心,如果有他那样的身材,我才不要什么西哈努克风度。

  李非对高卢二人说,团年饭四点半前必须要结束,因为五点钟餐厅就要上客。

  高云轩看看表:现在已经快两点半了,一共有几项议程?

  李非回复说,一共三项:第一项是表彰先进;第二项是领导讲话;第三项是吃年饭。

  卢士平对李非说,时间紧就你一个人讲几句算了,我和高行长不讲。

  怎么能不讲呢?李非说,好多员工还不认识董事长。

  高云轩说,那我们都简单一点讲,算是给员工们拜个年,送份祝福。

  城发行贷转股的事情是刚刚定下来的。开始市商业局是不同意的,就像自家的儿子,怎么再穷也想自己养着。又没有到断粮断炊的地步。

  而城发行这边比较坚持,认为已经投了五百多万下去,酒店还没有完善,接下来还要往里面投钱,不控股没有安全感。

  李非的心情是矛盾的,希望城发行继续投钱,又不希望城发行控股。但显然这是做不到的。最后,他支持了高云轩的意见。就是这一念之差,为香水星河酒店埋下了一颗毁灭性的定时炸弹。连高云轩后来也为此后悔不已。当然这是后话。

  给年度先进单位和个人颁奖后,是酒店总经理讲话。李非原本写了一个讲话稿,到上台讲话的时候,才记起稿子放在了办公室的西服口袋里。好在稿子是自己写的,不用稿子也一样可以讲。

  像所有的领导讲话一样,他讲了去年取得的成绩;讲了今年的目标任务和措施。讲话时间虽然不长,但感觉要讲的都讲了。听到员工热烈地掌声,于是有飘飘然的感觉。

  会议是由二楼餐厅的服务员田甜主持的。当田甜照节目单念到下面有请公司总经理卢士平讲话时,李非这才猛然醒悟:刚才自己的讲话中遗漏了感谢公司卢总,感谢城发行高行长大力支持的话。

  他兀地暴出一身冷汗:完了——完了——你怎么可以犯这种低级错误?!他自责自恨,恨不得当众抽自己两耳光。

  卢士平听完李非讲话,不禁想起了当年刘富贵对他的评价:自以为是,目中无人。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没有公司的全力支持,香水星河酒店能建得起来?全员聘用制能够实行?李非你能够当上总经理?人不能忘恩负义。现在你把香水星河酒店当成自己的私有财产,搞成独立王国了!

  平时卢士平很少到酒店来,来了总是让他生气。原来他到李非的办公室时,李非不下位。他坐在李非的办公桌前和李非说话,让他非常别扭。忍无可忍,终于有一天他火气十足地对李非说,你在酒店给我弄一间办公室。不然我每次来你办公室就像是来给你汇报工作的!

  李非答应说想办法,但一直没有下文。后来他催问,李非说确实没有地方。万一不行只有拿一间客房出来。

  酒店客房本来不多,而且生意又好,拿一间做他的办公室他又不能在这里办公,这不明明是要难住他?什么没有地方?只不过是托词罢了!不给我设办公室,就是怕我干扰他的工作。

  后来他再来时,李非就赶快下位,与他一起坐在小茶几旁的圈椅上说话。

  卢士平原来是唱男高音的,声音十分洪亮。他列举了香水星河酒店取得的成绩,感谢全体员工的辛勤劳动;感谢高行长的大力支持。但他没有赞扬李非。如果李非顾及起码的礼仪,对公司、对他卢士平说一句感谢的话,他一定也会礼尚往来。既然你不顾我的面子,我也没什么好顾你的面子。

  在最后他说,就像国际歌中唱的,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只有我们员工才是自己的上帝。香水星河酒店的兴旺发达要靠我们每一个员工自己。

  高云轩听卢士平提到国际歌,又说到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就感到有点耳熟。蓦然想起了当年林某人阴谋篡党夺权,毛-主-席的南巡讲话。不觉在心里笑着叫了一声:你这个老卢!

  心事缜密的江可航也注意到了两人讲话中的反常情况,接下来董事长高行长会怎么讲?江可航不禁在心里为李非有些着急。

  s..book632392857033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香水与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