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与星河 058// 你这样做绝对是对的

小说:香水与星河 作者:天界无际 更新时间:2022-08-29 10:19: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拿着一张门不对题的收据,李非好不困惑。

  如果说破,只会让他颜面扫地。先前维护他的体面,引导他向善的努力就会夭折。一个人不管他内心如何,李非觉得至少表面他得装出一种向善的体面。而这种装就是一种约束。一种道德、法律和制度的约束。从本质上说,每个人都是在装,只不过是有人在真装,有人在假装。如果一个人连假装都不要,人性就只剩下赤裸裸的丑恶了。

  他看见马科又像以往那样望他笑着:笑得那样透彻;那样毫无负担。他的心融化了。他对他说,今后一定千万注意,不能再做这种糊涂事了!

  在收据上注明钱的来源时,马科犹豫了片刻。他一共收到两笔五千块钱。一笔是鹏程科技公司的赵若伊给的;另一笔蔬菜供应商给的。蔬菜供应商原来是两家,由于张家向马科使了手段,把姓刘的一家挤掉了。姓张的老婆嘴不严,也可能是对马科心存不满,把这事泄露了出来。消息传到姓刘的耳朵里,姓刘的就写信把马科举报了。

  马科之所以认定是赵若伊出卖了他,是因为李非与赵若伊一见如故,成了朋友。以李非的精明,不可能套不出话来。于是在收据上让出纳写了鹏程科技公司。

  在北京某酒店的一楼大堂,从电梯间走出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他西装革履,垂手拿一本的黑壳笔记本向大堂休息处走来。

  庄玉海教授!李非猜出是庄玉海教授来了。

  庄教授接到大堂经理的电话,说一位湖北姓李的先生,自称是他的学生,在大堂找他。庄教授怎么也想不起来,他的学生中有一个姓李的湖北人。

  李非连忙起身迎上去,双手递上自己的名片。李非看眼前的庄教授:他中等身材;头发花白但密实;笑容让他脸上平添出许多皱纹;眉毛浓密,眉稍有点下掉,类似画里神仙的慈眉;眼睛不大,但奕奕有神。

  教授拿着李非的名片仔细看着:李总,你是哪一年在二外毕业的?

  李非有些尴尬:我没在二外上过学。我是读您的书进入酒店这一行的。我一直把您看成是自己的老师。

  哦——教授打量着李非笑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李非说,我打电话问您的学校,学校转到了您的系里。正好您的夫人孙教授在场,才告诉我您在这家饭店做兼职顾问。

  还是你们湖北人有办法。教授说,原来我班上有几个湖北学生,都非常的聪明。说着,从口袋掏出一个小名片夹,取出一张名片递给李非。李总,现在我还有个会要开,中午我们一起吃饭再慢慢聊。你先到我的房间休息一下。说着拿出了自己的房卡。

  香水星河酒店开业快半年,李非有太多的困惑。他需要有人为他指点迷津。他去公司给卢士平请假,说要到北京办几件事。同时希望自己外出期间卢士平能照顾一下酒店。

  卢士平说,我准备去深圳一趟,哪里有时间帮你看管酒店。你一出去就是几天,家里没有一个主事的人怎么行?要是有个副职,就不存在这个问题。

  李非知道卢士平还在为设副职的事气不顺,正好用这件事来说他。

  您没有时间就算了。他说,我再另想办法。

  有什么办法?你最好现在哪里都不要去。

  李非说,出去的事不能拖延,北京那边我都与人家约好了。出门前我一定把家里的事安排好,请您放心。

  江可航拿一份热水炉备件申购报告来找总经理批复。见李非不在,就在总办一边与宋博说话,一边等李非。不一会见李非回来,江可航站起身迎着:早会上说的事我造了一个计划,拿给您看看。

  李非没有吭声,掏钥匙打开了办公室门。

  江可航跟进去笑说,总经理今天情绪不高啊?

  李非接过申购报告,一边看着一边说,有几件事要去一趟北京,本想请卢总帮忙照看几天,他说没时间。哎——。说着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江可航说,我看总经理愁眉苦脸,还真以为是有什么难事。只是找个人临时看管几天,这有什么不好办?

  怎么办?李非问。

  江可航向宋博一挑嘴,小声说,叫外面那位临时管几天嘛!

  李非用手指了指江可航背后,小声说,把门关上。

  听见关门声,李非看见宋博抬头向他们看了一眼。

  你觉得宋博能行?

  怎么不行?江可航说,日常工作由他应付;重大事情请示总经理或留给总经理回来办;突发事件报告给卢总。无论怎么说,真正出了什么事,卢总他也不可能撒手不管。

  李非眼睛一亮:这倒是个办法。但还有一个问题,由宋博出来代理总经理,其他经理会怎么想?李非知道,这个问题很敏感。

  这个也好办。江可航说,不要说什么代理总经理。就是短期几天时间总经理不在家时,由总办主任临时牵头;如果时间稍长,比如十天半月以上,可指定您认为更合适的人代理。这个代理人可以是一个人,也可以是几个轮流坐庄。这样既办了事,又锻炼了人。且不是一举几得?

  李非悠悠地点着头,望江可航发笑:江老师,别人都说你是我们酒店的鹅毛扇子,今天看来还真是名不虚传。

  江可航皱眉笑说,总经理,我的理解这可不是一句夸奖人的话。

  江可航原本以为贺文锐出走的事会影响到他。心里一度作了最坏的打算。有一次会上因为什么事说到贺文锐,有一个人给了负面评价,接着又有几个人跟着附和。江可航说,不管你们怎么说,都不能改变我对贺文锐的看法!

  他说这话时脸红脖子粗,像在跟谁吵架似的。搞得大家都下不了台。别人说的话,也不一定是在冤枉贺文锐。当然这其间也不排除有讨好总经理的意思。而江可航把事情闹大,闹得大家难堪,也是在表明自己不怕打击报复。

  就在大家不管把目光放在何处;不管是在看老江;还是在看李非;或是在看自己的手或自己的笔记本;毫无疑问,所有人注意力的焦点都集中在了这件事上。大家在等待,等待李非怎么说。但是李非什么也没说,只是手心向下压了压,表示到此为止。

  真正说来,这次去北京只是一方面。如果卢士平是这种态度,李非打算今后用整块的时间外出接受新知识的培训就免谈。只有解决酒店值守的问题,事情才能一通百通。李非打电话向卢士平报告了他在北京期间酒店的工作安排,卢士平未置可否。李非自己把这当成是对他的默许。

  午餐安排在酒店的自助烧烤餐厅。一些菜品李非原来没有见过,不知道怎么弄。他跟在教授身后,依照着取一些在自己盘子里。

  两人在一个卡包相对而坐。教授说,李总你不要小看这间餐厅,现在它在京城可是小有名气。每到周末都是一位难求。

  李非说,这里的装饰也很有特点,给人温馨和热烈的感觉。李非一边学着教授往烤盘上放食材,一边应和着。食材在烤盘上发出“吱吱”的响声,一股香气也随之扑面而来。

  你说对了。教授向他举举杯子说,这里是一种西餐厅和酒吧的混合体。既高雅,又亲民。这家酒店的老总很用心,这些装饰都是他亲自设计的。产品有特色,而且价格适中,一般的中等家庭能消费得起。

  李非点头表示认同:现在离圣诞节还有一段时间,我看这里圣诞的装饰物都出来了。

  你看到了吧!教授笑说,圣诞期间在西方是一年中最重要的消费季节,酒店都是盛装打扮,吸引更多的客人。随着我们国家改革开放的深入,东西方文化的融合不可避免。酒店是舶来品,率先引进西方文化也是自然的事情。

  李非说,有人认为这是一种文化入侵,应该抵制。

  教授说,李总你去过美国没有?

  我还没有。

  美国有的地方也过春节。舞龙舞狮大红灯笼,热闹得不得了。

  应该是在华人社区吧?李非在电视上看到过。

  教授说,先是只有中国人自己过春节,后来当地的美国人也加入了进来。老外喜欢热闹。

  李非说,您说的文化融合的问题确实存在。唐僧西天取经取的是佛经。西天指的是印度。现在佛教在印度衰退了,中国成了第一佛教大国。还有,马克思和恩格斯一个是德国人,一个是英国人。他们的思想在本国没有结出果实,却在中国得以发扬光大。其实这都是一种文化的融合。

  李总你这么说有一定的道理。教授说。

  李非又说:其实我的理解,中国人过圣诞节跟美国人过春节一样,也是图个热闹。没有太多的政治含义。商家只是利用这个来促消。

  左手用叉子按住,右手用刀子切割一块烤肉的庄教授停下手上的动作说,商家炒作这个事,李总你是说到问题的本质了!

  李非向教授介绍了自己酒店的基本情况。教授问李非,李总,你们酒店在本地算最好的吗?

  李非答复说,在本地算最好的。如果放到北京看,就显得太一般了。

  教授说,只要在本地算最好就行。我们把这个叫领位。只有做到领位,做成行业的龙头,才有可能做出最好的效益。

  李非似有所悟:即便人们认为你的价格很贵,但他们还是要往你那里跑。因为他们可以引以为荣,引以为傲。

  教授笑着连连点头,就是这样。

  得到老师的肯定,李非心里美滋滋的。但他明白,自己来到这里不是为了讨几句表扬的,他是带了很多问题来的。

  庄教授,有一个问题一直让我很困惑。

  什么问题?

  现在我们酒店生意很好,客人川流不息。有时候我在想:这样还像一个星级酒店吗?我看好多高星级酒店进门就能给人一种高雅宁静的感觉。而我们更像在开百货公司。

  教授说,客人川流不息是好事,说明生意好啊!做生意赚钱才是硬道理。说到这个我又不能不说到美国。拉斯维加斯知道吧?

  知道。

  全世界著名的赌城。你到美国拉斯维加斯去看看,赌场就开在酒店大堂。大堂金碧辉煌,二十四小时客人川流不息。为了吸引更多的客人,酒店门口晚上还有各种表演。关键是如何控制和管理。一切都要做到井然有序;彬彬有礼;干干净净。但是,不管大堂如何热闹,它的客房一定是宁静和高雅的。

  还有一个问题,庄教授。

  你说。

  如您书中描述的,我们酒店实行的是四级垂直式管理,只有正职,没有副职。我的公司领导要给我配一个副总,我不同意,他就批评我是在搞独裁。国外的酒店设副总吗?

  教授说,李总,你这样做绝对是对的!——李非感觉这句话是教授的口头禅——一正几副是我们国营饭店的搞法。除了引发矛盾,没有任何好处。国外酒店不搞这一套。现在国内有些合资酒店也设一名中方副总,主要是便于对外与各政府部门沟通,并不对酒店内部经营管理造成多头现象。

  两人一来一往,一问一答,谈了许多。李非的心里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到明朗和透彻。有一个老师多好!

  老师,你去过湖北没有?李非问。

  教授说,曾经坐火车路过,没有下车。

  什么时间接您去我们湖北玩一玩?

  好啊!教授高兴地应承道。

  明年春天怎么样?春天去好一点。和您的家人一起去。

  好的,教授眯着眼睛笑道,我爱人她也是一直想去武汉看看,看看东湖,看看黄鹤楼。

  李非抢过话头说,还有长江山峡和神龙架!

  教授惊喜道,山峡和神龙架也在李总你们那里?

  武汉在我们的东边,山峡和神龙架在我们的西边。都离我们不远,您先到武汉玩两天,再到我们那里给我们的管理人员讲讲课,再到山峡和神龙架去玩。李非还特别强调,这一切由我来给您安排,您不用操心。

  庄教授当然能明白“这一切”是什么意思,高兴的样子让李非想起了他家早年供奉过的一尊弥勒佛。

  李总你是湖北人吗?

  是的,老师。

  我怎么听你的口音有点像江浙一带的人。

  老师,初次见到我的人很多都这样说。

  哦——有什么原因吗?

  大概是普通话不标准的缘故吧。特别是卷舌音发不标准。说来也奇怪,在我们周边,都有很浓重的地方口音,只有我们香州,口音与普通话接近。如果去掉少量地方俚语,在外面讲话别人一般都能听得懂。

  有点意思!

  我现在跟您讲话,基本用的是香州话,只是把关键的单词按普通话作了改变。

  李总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

  说到这个问题,教授在这个刚才还在侃侃而谈的学生脸上看到了迟疑和不自信的表情。

  老师,他听见他在用放缓了语速和力度的口气说,我是自学考试毕业的。

  哦——自学考试也有酒店专业?

  不是,我学的是汉语文学专业。

  教授缓缓地点着头:其实,做酒店的老总学的什么专业还真不那么重要。北京这么多五星级酒店的老总,有几个是真正的科班出身?比如我们现在的这家酒店,他们的老总就是一个转业军人,不一样干得很好。甚至比好多酒店老总都干得好。

  李非点点头,轻轻地说了声谢谢。本来,原来他也曾说过类似的话,比如他现在的部门经理都是非酒店专业毕业,他把他们当一张白纸来作画,而且真的画出了一张张最新最美的图画。但在他的内心,他还是看重真正学这个专业的人,有扎实的专业基础又有经营和管理头脑不是更好吗?

  庄教授,我还有一件事要向您请教。

  李总你请讲。

  酒店的晨会是怎么开的?

  ……

  又有一行客人走进餐厅来。在几个陌生的人中间,李非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贺文锐?是他,没错。他怎么会来这里?

  s..book632392846041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香水与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