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与星河 055// 曾经的那片蓝天在哪里

小说:香水与星河 作者:天界无际 更新时间:2022-08-26 10:27: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何菲把部门的几个主管召集在一起讨论新的工资方案。此前客房部也向人事部提出了增加用人的计划。主管们一听说个人收入要与销售挂钩,增人不增工资,减人不减工资,一时有点晕头转向。

  洗涤部主管高春梅是原城南旅社的副主任。香水星河酒店筹建时,李非给各个岗位设置了一些具体条件,无形中把公司的一些老职工挡在了外面。

  后来卢士平与李非协商,在酒店的后台部门,尽量照顾老职工,安排他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根据高春梅的能力,李非把她安排在洗涤部负责。还专门派她带人到武汉一家三星级饭店的洗衣房进行了培训学习。

  洗涤部老职工和新员工差不多各占一半,人员构成相对复杂。由于高春梅做事能带头,工作上也有些方法,部门运行还比较平稳。员工们也都还愿意听她的。

  唯一让李非不放心的是,她总是以公司职工自居,把自己看成企业的主人,把包括部门经理在内的所有新人看成是外人。李非多次提醒她,这种情绪是不对的,千万不要在员工中散播。高春梅总是说,我只是跟你说说,我跟别人不会说。

  其实高春梅的这种情绪,何菲也能感觉得到。客房部三个主管,两个新人都很服从,就是高春梅爱闹别扭。

  洗涤部原编制包括主管一共有十二名员工,按正常排班人员不差。但高春梅见各部门都在要加人,怕自己的部门吃亏,也要求增加两人。这时听说工资政策有变,不但不要加人,还要求减两人。这让何菲很是恼火。

  她说,您前几天说要加人,现在又要减人,如果减了人工作质量达不到标准怎么办?

  高春梅说,这个不用你管,我自有办法。

  你说得轻巧!何菲用手里的笔记本在桌子上“啪”地拍一下说,我是这个部门的经理,我不管谁管?出了问题你能负责?

  显然何菲有些冲动。平时对高春梅都是称您,此刻改称你,让高春梅感觉十分刺耳。

  高春梅立即反唇相讥,你是经理有什么了不起!我参加工作你还不知道在哪里?

  两人一吵架,会也没法开了。何菲气鼓鼓地来找李非,诉说了事情经过。要求把高春梅调走。

  老高是有些问题。李非说,这样,我跟她谈一次,看她态度怎么样。如果她答应改,你就再给她一次机会;如果她不答应改,我们再来作处理。

  李非找高春梅谈话,高春梅尽管有些心虚,但嘴上并不认错。一个劲强调是何菲不对。看到李非脸色越来越吓人,心里才真正忌怕起来。

  李非问高春梅:开业前给你们做的培训是不是都忘了?

  谁说忘了?我一点都没忘!高春梅说。

  关于上下级的工作关系有三条遵循原则还记不记得?

  记得啊!高春梅说。

  其实她并不确定李非说的是什么。

  你说说看。李非说。

  高春梅答不上来。李非提示说,第一条,上级说的对……

  上级说的对,下级要按上级的意见办。高春梅记起来了。这时她听见李非用近乎讲狠的口气说:

  第二条!

  第二条,认为上级说得不对,下级可以向上级提出不同意见。

  第三条!

  第三条,如果上级坚持自己的意见,下级还是要按照上级的意见办。不过——不过——

  不过上级意见有违法乱纪的除外。李非替她说了。何经理违法乱纪没有?

  高春梅低头按恼,不作回答。她又听见李非在说,老高,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你继续在她手下做主管,老老实实服从她的领导;一个是你不用服从她的直接领导,做一个普通员工或者退回公司去。你自己选择。

  高春梅眼泪汪汪地不说话。在她心目中,原单位就好比是她的娘家,李非就是她的娘家人。有他在台上,她说话做事都硬气。原来李非提醒她不要说不利于团结的话,她认为是对自己的爱护。归根结底还是自己人,是站在自己人的立场说话。现在李非不帮她说话,而帮别人说话,让她感到心痛心寒。

  老高,李非见高春梅落泪,不免心生恻隐,口气也缓和了许多。他说,你我都是受组织教育多年的老同志,有些道理不需要我多说。如果你的下级不听你的指挥你怎么办?部门经理只不过是在贯彻落实总经理的意见,你把正常的层级管理看成了部门经理的个人行为,是不是错了?

  高春梅拿纸巾擦着眼泪:我听你的。

  不是听我的,是要听她的。她才是你的直接上司!李非压住火气说。

  高春梅小声说,我听她的。

  回头李非又跟何菲谈了一次话。说既然高春梅肯认错,你就给她一次机会。而且不能因为她犯过错就歧视她。能容得下反对过自己的人,也是一种历练。

  何菲点头表示同意。又噘嘴笑说,这要是在文化假日,早就把她开了。

  李非也笑说,问题是这里不是文化假日,我们有我们的实际情况。

  这期间柳文君也遇到了一件棘手的事。舞厅领班黄飞在客人的账单上多加了一包香烟。把香烟装进了自己的腰包。结果被客人发现。按员工手册规定,此类行为属c类过失。必须走人。

  但黄飞是舞厅的领班,而且做事勤快灵活,很讨客人喜欢。还刚刚在店报《香水星河》上介绍过他的先进事迹。如果把这事通天,结果就是他走人。这对舞厅无疑是一大损失。如果把事情瞒下不报,今后让总经理知道麻烦就大了。

  晚上下班回到家里,爱人崔晓英眼毒,一进门就看出他有心事。再三追问,知道是工作上的事。这才放心。

  这个事情好办。崔晓英说。

  你说怎么好办?柳文君说。

  你跟李非的关系不是很好吗?

  柳文君一怔:还算可以吧。

  你先私下给他说一说,看他是什么意见。崔晓英说,如果他同意瞒下来,责任就不在你了。

  第二天早上,柳文君比平时到酒店要早一些。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隔着玻璃瞅着总经理办公室。李非到办公室时离晨会只有几分钟了。柳文君见缝插针简单扼要地说了几句。他本以为李非会问一下他的想法,可是李非没有问。只是一边翻着头一天的夜班记录一边说,等下在晨会上说吧。

  柳文君在晨会上把黄飞的事情讲出来后,结尾问了一句:怎么处理?

  李非让大家讨论一下。以江可航、王翰为一派,主张看一贯表现,给悔过的机会;以宋博,黄康华,马科,何菲几个人为另一派,认为没有什么可讨论的,严格按规章制度办事。杨越和谢罕两人基本赞同宋博几人的意见。只是加了一句,这件事是娱乐部的事,建议以柳文君的意见为主。

  柳文君耍了一个滑头:你说不按制度处理吧,不利于教育后面的人;你说按制度处理吧,也真是可惜。再要招到像他这么灵活的员工真还难得。

  我看这样,李非说,谢罕你把这件事放在这期的店报上,组织几篇稿件,让大家一起来讨论讨论。

  目前黄飞怎么安排呢?柳文君问。

  李非回答:先让他停工吧。

  散会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宋博伫立在窗前望着被乌云白云弄得纷繁杂乱的天空,心里既失望又愤怒。

  曾经的那片蓝天,是多么的纯净而美好。他怀念文化假日,在那段艰苦的日子里,让他见识了酒店管理之美。它一尘不染;安安静静;彬彬有礼;井然有序。它一切有章可循;一律照章办事;严字当头,不徇私情。它成了他的理想。在这个理想的国度里,一切都是美好的。他感谢机缘巧合,为能进入酒店这个行业感到庆幸。

  而此刻,曾经的那片蓝天又在哪里?开业以来,经营压倒了一切,管理过于宽泛,员工中的违规违纪现象屡禁不止。而且有泛滥之势。黄飞事件的出现,只不过是冰山一角。本该照章办事,果断处理,以儆效尤。但他却优柔寡断,弄一个暂时停职,让全店来讨论。真是荒谬!

  一只红头苍蝇在玻璃上嗡嗡乱撞,声响如来自云层深处的飞机。宋博拿起一叠报纸拍去,发出枪炮般“砰”的一声炸响。嗡嗡之声终结了,玻璃上贴着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宋博突然感觉释然。杀戮也是一种乐趣!他找遍窗面和墙体,再也没有看见一件活物。

  黄飞递来一份检讨书,字里行间都是悔恨。柳文君把它拿来交给李非。

  黄飞的妈妈来了,他说,要见总经理。

  在哪里?李非问。

  在酒店大堂。您见还是不见?

  李非说,人家这么远来了,怎么能不见。

  柳文君拿起电话要通知前台,李非抬手制止道,干什么?

  柳文君说,叫人带她上来。

  李非说,还是你亲自下去,代我请他妈妈上来吧。

  李非站起身伸展一下肢体,不经意间向其他办公室看了一眼。其他人都不在办公室,只有站在窗前的宋博正扭头朝自己这边看过来。他目光咄咄逼人,像跟谁有仇似的。

  他的这班部门经理,他们必称文化假日。文化假日是他们的理想国。就连当时受到的不公正、不合理的处罚,也成了他们严格管理的依据和经典。他们会说,那时我们才怎么怎么样,我们的主管或经理就怎么怎么样。

  站在管理者的角度,文化假日的严格管理无疑是对的。但站在被管理者的角度,站在员工的角度,他们的情绪是抵触的,甚至是敌对的。

  在一般员工眼里,严厉的管理者就好比酷吏。白单黄单就是他们手里的鞭子,动不动就会给你来一鞭子。

  他们在店报《香水星河》上发文章,对管理者中高高在上的官僚作风表示批评,甚至对四级垂直式管理表示质疑。他们渴望能得到理解和尊重。

  而在李非心里,文化假日只是一个参照物。不光是文化假日,对世间所有的事物,他都会用审视的眼光去看待,用自己的头脑去思考。员工手册序关于大家庭和小社会的说法集中体现了他的思想。这就决定了香水星河酒店既要有严格的管理,又要有个人心情舒畅。当然他也明白,这只是一种理想,要完全做到不可能。但这并不妨碍他要向这个方向去努力。

  柳文君领着黄飞的妈妈来到李非面前,这是一位中年妇女。她衣着整洁,身材单薄。一脸的焦急与不安。看得出,母子很相像。

  这位是黄飞的妈妈。柳文君介绍说,这位是我们李总。

  李非对黄飞妈妈说,您请坐。

  柳文君跟黄飞妈妈说,您在总经理这里坐会,我还有事要去办。

  李非给黄飞妈妈倒一杯开水。黄飞妈妈连忙起身说不用——不用。李非发现她接过茶杯的双手在微微颤抖。

  小家伙不听话,给您添麻烦!黄飞妈妈十分抱歉地说。

  李非说,其实黄飞以前一直表现都很好。人勤快灵活,长得阳光帅气。很难得的。

  这是您的抬举。黄飞妈妈说,每次回家休息我都跟他叮嘱,叫他听领导的话,好好工作。他总说不用我操心。说部门经理,总经理对他们都很好。他自己在单位干得很开心。谁知这次他会做这种糊涂事!

  孩子年轻,做错事也是很正常的。李非安慰说。

  黄飞妈妈说,这次他犯的这个事,我听说要被开除?

  李非答复说,按规定是要劝退。

  以前这孩子不听话,他爸爸走得早,我一个人把他拉扯这大不容易。女人说着,眼泪就刷刷地掉了下来。

  李非递过去几张纸巾。黄飞的家庭情况李非原来听说过。他出生在香州乡下一个小镇上。爸爸早逝,是他妈妈一个人把他抚养成人的。

  从小他就调皮,女人继续说,十大几岁了都不醒事,到处戳事闯闹。我看到了心里急得不好。自从到香水星河酒店参加了工作,就像变了一个人。变得爱干净,讲礼貌,懂规矩了。亲戚朋友看到了都跟我喜。我自己也喜。心里感谢香水星河酒店。感谢香水星河酒店的领导。谁知这次突然冒出这么大的一个乱子来。有么办法呢?求您只当是自己多养了一个,给他一次改过的机会,让他继续在您的领导下工作。

  李非说,您的心情我能理解。目前我们对黄飞的处理是停工。去还是留,现在全酒店正在开展大讨论。过几天应该就会有结果。

  您说是几天呢?

  应该不会超过一个星期。李非说。

  黄飞妈妈说,那我在这里等一个星期,等结果出来了我再回去。

  可怜天下父母心!李非在心里叹息道。

  s..book632392840201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香水与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