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与星河 051// 今天终于见到了真人

小说:香水与星河 作者:天界无际 更新时间:2022-08-22 10:10: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给香水人家找麻烦的这个人姓孙,叫孙健。四十多岁。是一家街道办工贸公司的经理。为生意上的纠纷,与一个姓吴的人起了冲突。孙建找社会上的一班混混帮忙,把姓吴的教训了一顿。谁知请神容易送神难,自此以后,这班人隔三岔五到他公司来,每次来了都要烟酒伺候,酒足饭饱后还要唱卡拉ok。

  孙建承受不住,便想出这么一个歪主意。带着这班混混去香水星河酒店吃饭,不光不想给钱,还打算从这里敲诈一笔。

  当他看到黄康华端起盘子用“四只眼”仔细查看那只苍蝇时,他就举起了准备好的照相机。拍了个证据确凿。

  孙健再看眼前这个餐饮部经理,也就窝囊书生一个。又是赔礼道歉,又是奉上名片,还提出给打个大点的折扣。

  大点的折扣,他心里想,你想得美,打个折扣还用我费这么大的劲吗?

  他掏出钱包,招手让服务员过来。说我不要你的什么折扣,这餐饭钱我一分也不少你们的。你给我去买单,开发票来。

  他掏出一支笔来,在黄康华给他的名片后面写上了自己姓名、地址和公司电话,递给黄康华的时候他说,你叫黄康华,餐饮部经理,我记住了。这件事我谁都不找,我就找你。我限你三天之内,给我一个说法。否则我就要把照片拿到媒体去曝光。

  回去后孙健跟几个小喽啰一合计,光一个苍蝇能诈他多少钱,要搞就搞大一点。于是派了两个混混到酒店来,点名找黄康华,谎称有几个人食物中毒,住进了医院,要酒店赔钱。

  黄康华明知是假,还是有些心慌,来跟李非汇报。李非说,他有证据,我们也有证据,我们不用怕他。

  黄康华说,要是他们真的有人住院怎么办?

  李非说,我们先上门看看再说。

  两人在路上买了两样水果,往孙健的公司来。孙健的公司在老街的一栋临街的旧房子内。黄康华给孙健介绍李非,说这是我们总经理。

  李非说,听说有人食物中毒,我们想去医院看望一下病人。

  孙健只是咬口说人在医院,就是不肯讲具体在哪家医院。

  李非说,孙经理,大家都是做生意的人,我们有什么事做得不好,你可以明说。但你这样做我们不能接受。

  这事由不得你不接受,孙建冷笑说,我有证据。

  你那证据是伪造的。李非说。

  好好好,我的证据是伪造的。老子明天就把它拿去见报。老子现场拍的照片,看谁敢说是伪造的!孙健气急败坏,口里带着脏字,手舞足蹈。

  孙经理你不要动气,有话好好说。见孙健吵闹起来,黄康华拍着他的胳膊劝解道。

  孙建一挥手,差点打在黄康华脸上。老子的人现在医院的,没得什么好说的,不拿钱来一切免谈。

  你要多少钱?李非不急不躁地说。

  起码一万。孙健说。

  好,李非说,你现在打条子。

  你带了现金?

  谁身上带这么多现金?你打条子,教你的人跟我去酒店拿钱。

  孙建一脸狐疑,一双贪婪的眼睛溜溜直转:这是你说的?边说边去找笔和纸。

  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面,李非用轻松的口气正告孙健,你敢前脚拿这个钱,我后脚就拿这个条子去告你敲诈。

  孙建一怔,有些反应不过来:你告我?

  是啊。苍蝇翅膀都是干的,我们拿到派出所去鉴定了,证明苍蝇是后来放进去的。见孙健楞着眼说不出话来,李非说,你不是有照片吗?把你的照片拿出来仔细看看。

  黄康华端起盘子用他的四只眼仔细查看的时候,就发现了苍蝇的翅膀是干的。显然这是一场闹剧。毕竟是客人,不想说破,提出打个折扣了事。谁知这伙人心大,好歹不依,非要全额买单。只有由他。

  这伙人走后,黄康华把有苍蝇的盘子拿给李非看,李非让销售部的小刘来拍了几张照片,又打电话给辖区派出所的所长反映了情况……

  关于孙建与混混们的事,是孙建后来告诉李非的。他叫李非一定吸取他的教训,遇到麻烦千万不能找社会上的混混帮忙。不然想甩都甩不掉。

  对这一点李非十分认同,任何时候,遇到任何困难他都只会找公安局派出所,绝不会找社会上的混混帮忙。他知道这些人像狗屁膏药,一旦沾上身就很麻烦。

  孙健还说他有八个老婆,天天在家里扯皮。李非认为这一点他是在吹牛。但常见他带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酒店来吃饭倒是真的。

  黄康华不赞成李非与这种人做朋友。档次太低。

  李非说,做生意的人就是要广交朋友。把敌人变成朋友,把敌人搞得少少的,把朋友搞得多多的。

  就在李非与黄康华去找孙健时,一个外线电话打到李非的办公室。见李非不在,总机把电话转到了人事部宋博的办公室。宋博听说是市委办公室打来的,不敢怠慢,赶忙拿笔记下了电话内容:

  今天下午三点,请酒店总经理准时到市委办公室,有重要任务。

  市委的这个电话是话务员赵丽芳转接的。只要有和宋博搭话的机会,她是绝不会放过的。哪怕这话题只能让她说上一两句。

  宋博的语音语调给一般人的感觉是寡淡乏味,没有色彩的。而在赵丽芳听来,这恰恰是他最酷,最有魅力的地方。就像《上海滩》中许文强的冷面比他的笑脸更能赢得粉丝的欢心一样。

  下班后她来到邮电局的营业大厅,她要寄一封挂号信。她一直在向诗刊杂志社投稿。写诗是她的爱好。赵丽芳填好挂号单,在一个白底暗花的信封上贴好邮票,交给了柜台里的营业员。

  营业员是个女孩,她拿着信封看了看:你是香水星河酒店的?

  是的。赵丽芳说。

  你在哪一个部门?

  我在总机房上班。

  你是香水星河酒店的总机话务员?营业员小姐惊喜地打量她。

  是的。赵丽芳不明就里地微笑着。她见营业员小姐站了起来,兴奋地喊叫她的同事们:

  你们快过来,她就是香水星河酒店的总机话务员!

  柜台内的工作人员一下聚集拢来,齐刷刷向赵丽芳投来欣喜的目光。

  一个高个帅气的男生率先欠身隔着柜台伸出手来。我姓张,叫张伟。我代表我们营业厅的同事向你致敬!

  赵丽芳被动地伸过手去让人家握着。一脸懵懂之余,像得了不义之财那样不踏实地笑着:你们搞错没有?

  是她,没错。就是她!这声音我能认得出来。清甜柔美,标准的普通话。绝对不会错!一个营业员女孩说。

  我们天天都在学习的榜样,今天终于见到了真人!另一个营业员女孩说。

  她姓赵。叫赵丽芳。接待她的营业员小姐喜滋滋地说,跟我一个姓!

  握了手的小张说,我们局长在大会上号召全局向你们学习。

  在香水星河酒店开业之前,全香州市包括邮电局的话务员在内,电话都是使用方:喂?哪个?啊?么家?等哈……既土气,又不礼貌。

  香水星河酒店开业后,他们的话务员率先使用了普通话和礼貌用语:您好!这里是香水星河酒店。请问?好的。请稍等。

  邮电局长感叹:我们邮电做了几十年,赶不上一个刚开业的香水星河酒店!

  于是励精图治,号召全局向香水星河酒店的话务员学习。这才有了赵丽芳遇到的这一幕。自此,也带动了全社会电话用语的改变。

  赵丽芳的爸爸是一个退伍军人。她妈妈是一个语文老师。她自幼就爱讲普通话。小学和中学一直都是校广播站的播音员。还曾经拿过全市普通话大赛的一等奖。

  是对语的热爱,对香水星河酒店话务员工作的向往,帮助她渡过了春节前后广州实习那段最难熬的时光。她庆幸自己当初没有放弃。

  当话务员是她的工作,她的饭碗;也是她的爱好,她的情怀。这让赵丽芳很快乐;也很满足。

  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别人学习的榜样;更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工作会给社会带来一些进步和改变。

  这一幕来得突然,让她有些受宠若惊。以致许多年以后每每回想起来心里都还暖暖的。就像一枚无比尊贵邮票,永久地收藏在了她记忆的邮册里。这记忆让她变得成熟和自信。

  当然,她也很感恩这一幕。是这一幕还让她意外地收获了一份感情。是这个叫张伟的男孩,把她从对宋博的单相思中拯救出来。

  下午三点,李非走进市委副书记常家兴办公室时,常家兴正在打电话。带他去的市委接待办主任印中立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

  常家兴放下电话,一边整理着桌面一边说,印主任,我叫他们总经理来的呢?

  他就是香水星河酒店的总经理,李总——李非。印中立指着李非说。

  李非起身朝常家兴笑笑,走过去在办公桌上放了一张自己的名片。

  常家兴抬头收眼看看李非,说我怎么看他还像个小伙子?

  李非上穿一件鱼白衬衫,领口敞开。下穿一条藏蓝色西裤。脚上是一双油光如新的黑皮鞋。胳膀上还搭着他的两件行头——西服和领带。这是他在路上脱下的。

  在解开领带的一瞬间,凉爽的感觉顿时让他畅快无比。他索性解开了两颗扣子,让风能从他的前胸和后背灌进去。

  临出门时,在电梯的镜壁中发现后脑勺有一缕头发翘起,这是午睡留下的痕迹。他折回房间,把头发冲洗了一遍。经过一路骑行,一头黑发蓬松张扬得近乎凌乱。他的衬衣下摆也从裤子里向上拉伸到了极致。这样恰恰让他少了些职业的拘谨,而多了些随意和从容。

  常家兴跟印中立说,你看他生得多年轻,细皮嫩肉的,脸上一丝皱纹都没有。

  印中立笑说,做酒店的人都会保养。

  李非说,我还真不知道什么叫保养。因为脸上走油,冬天连雪花膏都没搽过。常书记您看上去才像个年轻小伙子。

  李非说的是一句恭维话,也是一句实话。常家兴看上去确实很年轻。

  常家兴拿手摸着自己的脸颊说,你恭维我的吧?你看我这胡子拉碴的。

  李非也摸着自己的脸说,我还不是胡子拉碴的。一天不刮都不行。

  拉完闲话,三个人坐下商量正事。所谓重要任务,是新上任的省委书记要来香州视察。时间是一周后。

  你那个逼香水星河酒店行不行啦?常家兴疑惑地摆着头,舌齿间发出发愁似的“啧”声。

  这要看您怎么看。李非说,放在武汉,肯定不算最好。放在香州,还有谁家比我们香水星河酒店更好呢?

  那也是。常家兴转向另一边的印中立:我去吃过几次,几个菜做得还可以。

  是的,比我们的香州宾馆强多了。印中立附和说。

  常家兴问李非:香水星河酒店一共有多少间客房?

  一共是一百多间客房。李非说,但是目前只开了一层楼,十几间客房。

  其实,李非说这个话时,客房还一层楼都没有开。准确的说,应该是几天以后才能开一层客房。但他不敢说还没开,他怕把这笔生意搅黄了。

  酒店开业不久就要迎来这么重大的一次接待活动,这对提高知名度,创立品牌都是一次绝佳的机会。到了嘴边的美味是绝不能让给别人的。

  常家兴跟印中立说,到时候把整层楼都给我留下来。一间都不能给外人。

  没得问题!李非满口答应。心想:只要有人出钱,把整个酒店包下来都可以。

  印中立补充说,这么重要的接待任务放在你们一家新开的酒店,谢书记和常书记都是担了风险的。刚开始是准备安排在香州宾馆的,是谢书记亲自拍板才安排在了你们酒店。你们只能做好。不能搞砸。

  这个请谢书记和常书记放心,香水星河酒店保证给香州市争面子!李非信誓旦旦地说,那样子只差拍胸脯。

  常家兴满意地笑起来:你先不要给老子吹!

  两人聊着聊着就聊得像朋友一样随意了。几年以后,李非差点遭人误伤,多亏了常家兴出手相救。当然,这是后话。

  一周后,省委书记是从邻县过来的。在香州转了一圈,看了几家重点企业。在香水星河酒店开了一个简短的座谈会。也就是初来乍到,了解了解情况,跟香州周边几个县市的同志们见个面,打个招呼。既没安排住宿,也没安排吃饭。

  省委书记第一次来香州既不住宿也不吃饭,这可难坏了负责接待工作的常副书记。

  这怎么办呐?他摸着头发愁地说。

  李非也为准备了多日的客房和餐饮没有展示的机会而惋惜。

  正在众人一筹莫展之际,常家兴想突然一拍脑袋,说了声:有了!顿时愁云散开,露出一脸笑来。

  s..book632392832324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香水与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