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与星河 050// 小心别人打跛你的腿

小说:香水与星河 作者:天界无际 更新时间:2022-08-22 10:10: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宿舍大门旁边有个小商店,一支灯泡下站着店主。他在关注着宿舍门外二人的动向,看他们有没有购物的意愿。但他看到的是男的要走,女的拦住,好像有什么不愉快。

  店主的贼眉鼠眼让李非心生恼怒。他听见韩霜在说:

  什么信——给我们一楼餐厅提的建议信啊!

  建议信?李非这才恍然大悟。该死,你这家伙刚才想到哪里去了!

  看了。李非说,你写的信,还有其他员工写的建议信我都看了。谢谢你们!

  韩霜在信中说,看到一楼餐厅生意不好,她和大家一样都很着急。说她前几天跟一几个朋友到一个叫好味道的餐馆去吃饭,那边生意好得不得了。她建议总经理去考察一下,看看有没有可以借鉴的地方。在信的结尾,她还说,她相信只要有李非,香水星河就没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一楼餐厅的生意一定会兴旺起来。

  李非在心里骂自己混账。从一开始,自己就误会了韩霜的意思,总往男女关系上想,总想躲开人家,把人家的一番好心当成了驴肝肺。真是该死!

  自从给总经理写了信后,韩霜一直在等着李非的回应。两天不见消息,心里一直挂着牵着。担心信件没有送到李非手里;担心李非没有拆开她的信件。而餐厅的状况叫人焦心。

  下班后她在员工通道外等了一下,等李非出来。她迎上去说要搭顺路车,搭车只是一个由头,目的是要讨个音信。问李非看到她的信没有;她的建议是否有些用处。偏偏不知为什么,他总是别别扭扭,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直到最后时刻,眼看他就要离开,情急之下她才喊出了一声“呃”。

  第二天晨会上,李非提到韩霜说的那个叫好味道的餐馆,竟有好几个人知道那个地方,看来名气确实还不小。

  柳文君说他和几个同学去吃过一次,生意超好。

  李非说,怎么没有听到你提起过?

  柳文君说,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餐馆,与我们酒店没有可比性。

  李非听得出,柳文君之所以说没有可比性,是想跟自己留点脸面。不然人家一个小餐馆都能干得好,你一个堂堂的大酒店怎么干不好呢。

  菜品是不是很特别?黄康华问。

  也没什么特别,都是些乡土菜。就是味道可以。王翰说。

  你也去吃过?何菲说。

  我去吃过几次。王翰说。

  你这家伙,还去吃过几次?马科说王翰。

  王翰想说什么,看了李非一眼,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当初一楼餐厅做盖浇饭是怎么决策的,他不太清楚。盖浇饭这种产品,供应的对象一般是打工的人。放在一个星级酒店内,显然是放错了地方。即便他们能壮着胆子走进来,十元钱的标准对他们也还是太贵。

  为什么要做盖浇饭,只有李非和贺文锐最清楚。最初设定的消费人群是车站的乘客,谁知乘客很少愿意穿过马路到酒店来。周边的小餐馆为他们提供了更方便实惠的选择。

  错了就改,教训是沉痛的。李非请大家畅所欲,不带任何条条框框,没有任何顾忌,为一楼餐厅的改造出谋划策。

  柳文君问,我们还要不要以粤菜为特色?

  杨越说,刚才不是已经说了,不带任何条条框框。说着拿眼去看李非。

  李非点头说,对的。不带任何条条框框。

  只要不以粤菜为特色就好办。柳文君说,如果跟好味道一样,做乡土菜,把菜做好,就不怕没有生意。

  而且价格不能太贵。王翰补充说。

  现在二楼餐厅的价格客人普遍反映贵。但因为是全市最高档的餐厅,即便贵,有重要的接待客人还得要来。

  黄康华说,既然菜品以乡土菜为特色,装修风格也要做相应的改变。现在的这些塑料桌椅都得换掉。

  一楼餐厅不光桌椅是塑料的,顶部也是现代极简风格,直接在水泥梁板上刷的黑漆,管线都是裸露的。

  华敏说,你们说的这些都是次要的。

  这些是次要的,还有什么是主要的?王翰对华敏的说法表示质疑。

  贺文锐一直没有发,这段时间他都是这样。除非李非点名问他。他一如既往地在本子上画着什么。坐在旁边的马科斜眼去看,看见他写的全是两个字:厨师。而且在每一个厨师后面都打了感叹号。

  马科问华敏说,华师傅你的意思是关键是在于有一个好师傅。对吗?

  那当然!华敏说,现在满街都是餐馆,为什么有的做得好,有的做不好,关键是菜的味道。菜是谁做的?菜是厨师做的。所以问题的关键是要找一个好厨师。

  这个厨师到哪里去找呢?王翰诘问华敏。

  到哪里去找?大家帮忙找!华敏说。显然他对被王翰盯住不放表示不满。

  何菲说,华师傅你亲自操刀算了。

  华敏说,做乡土菜与做酒店菜不同,酒店菜讲究的是色香味形,乡土菜专注的是味道。所以即便是我亲自操刀,也不一定做得好。

  依我说哪里都不用去找,直接把好味道的厨师挖过来。柳文君说。

  看见李非向他赞许地点头,柳文君越发得意,进一步阐述说,厨师手艺好不好,要经过市场的认可。好味道的厨师就得到了市场的认可。

  杨越说柳文君,你去挖别人的厨师小心别人打跛你的腿!

  散会后,李非把贺文锐、黄康华和华敏留下,策划如何把好味道的厨师挖过来。想来想去,想不出好办法。

  贺文锐说,坐在家里想办法,不如中午去那里吃一餐,现场去找办法。

  华敏说,这个提议好。正好考察一下他的菜到底做得怎样。

  黄康华说,我赞同,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好味道餐馆开在绿荫东路市委党校的大门西侧,是一栋有六间门面的两层小楼,门口停了许多进餐的车辆;有客人从餐馆出来,一个个酒足饭饱的样子。

  这种场景让李非感到汗颜。自己的餐厅冷冷清清。

  四个人进门,大厅里到处是人。唯独没有迎客的人。

  华敏叫住一个服务员:小姐,请问还有没有包房?

  你们几位?

  四位。

  没有包房了,大厅可以吗?

  华敏望李非:只有大厅。

  可以。

  李非本来打算要一间包房,如果能把厨师叫过来,好方便说话。

  你们等一下,刚才走了一桌,我收拾好了叫你们。

  几个人不自在地站在那里等着。华敏冷笑自语道:她还要翻台!

  菜上来,几个人一道道细细地品尝。都说确实不错。

  剩下的问题是如何跟厨师取得联系。

  李非说,康华你去叫个服务员过来。

  黄康华说,要加菜吗?

  李非说,你叫她过来就是。

  黄康华起身叫了一个服务员过来。

  有什么事?服务员以一般小餐馆服务员特有的随意问。

  这碗洪河野鸭不新鲜!李非说。

  不可能。服务员立马变脸,警惕性很高地说,我们的菜都是新鲜的。

  李非跟服务员说,账单我们不会赖你们的,只是叫你们厨师长自己来看看,证明我们说的不假。让他今后注意。

  服务员听说不赖账,便放心叫去了。李非小声对华敏说,等会把他的联系方式搞到。

  一会服务员领着一个厨师过来。华敏一见就说,向师傅,原来是你呀!

  李非这才记起,原来是公司东风餐馆的老职工向尚辉。连忙起身迎着。

  黄康华看眼前这位向师傅,约莫五十岁年纪,身材中等偏高,健壮结实,一脸络腮胡子。

  双方打过招呼,向师傅问说,是不是鸭子不新鲜?

  华敏向服务员挥挥手:小姐,谢谢你。你忙你的去。

  等服务员离开,华敏拉来一个凳子让向尚辉坐下,小声笑说,是我们李总说你的菜做得好,想见你,骗你过来的。

  向师傅爽朗一笑说,原来是这样,我还吓了一跳。

  李非问,向师傅你是什么时候到这边来的?

  向尚辉说,我来这边一年多了。开始这边生意不好,老板请我来的。

  华敏说,单位的手续怎么办了?你应该还没到退休的年龄。

  还什么单位,单位都快垮了。向尚辉凄然地一笑,我办了停薪留职。

  既然是熟人,就没有必要再藏着掖着了。

  华敏说,李总今天来的意思,是想请你去我们酒店工作。

  好啊,向师傅瞟李非一眼笑说,只要李总瞧得起。

  黄康华做贼似地回望了一眼,生怕这边的说话让餐馆的人听见。小声问,这边的老板放不放?

  见向尚辉说得轻松,以为他就是随口一说,李非诚恳地说,我们酒店需要你这样的厨师,希望向师傅你能认真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向尚辉说,我在这边干得再好,也是在跟别人干;要是能到香水星河酒店上班,那是跟自己单位干。只要李总你肯收我,这里老板同不同意我都走。

  贺文锐笑说,连扣您的工资都不怕?

  向尚辉回笑说,不怕。

  李非也笑说,他们扣多少我们补多少。向师傅你在这边的工资是多少?

  向尚辉说,拿多少钱不重要,关键是要心情舒畅。李总你不用担心这个。香水星河酒店给多給少我都去。

  向尚辉的态度让李非既开心又感动。为公司有这样好的老职工感动。

  华敏说,这边老板怎么样?

  向尚辉说,老板待人还可以,就是老板娘把人当贼一样防着,搞得人心里不舒服。

  李非望着向尚辉满意地笑着。心想若得此人,不愁一楼餐厅生意不红火。

  至此,李非对一楼餐厅的改造已经有了明晰的方案。它应该是味道极好;价位适中;环境舒适;上菜快速;以地方菜为鲜明特色的餐厅。而且还要有一个好名字。

  当李非的设想变成现实时,一楼餐厅有了自己的名字:香水人家。塑料连体桌椅移走了,餐厅的装饰重新按名称的风格作了改装。四人的小方桌;六人的小圆桌;仿藤小靠椅;蓝底白碎花台布;黑漆的顶棚上加了一层黑漆的钢网,挂满了红的灯笼和花的纸伞。

  萝卜丝小鲫鱼、爆炒牛肉丝、莴笋煨泥鳅、黄瓜煨鳝鱼、肥肠咋辣椒、盐菜煲饭……样样菜式都受欢迎。

  生意很快火了起来。两千元,三千元,四千元,销售收入一天一个台阶往上跳。

  李非心里高兴,在晨会上说,日销售额达到五千元,请香水人家餐厅的全体员工吃饭。话音未落,日销售额突破了五千。

  李非又说,日销售额突破八千元,再请香水人家餐厅的全体员工吃饭。没几天,销售额过了八千。

  就这样,设定的庆功目标由一万二,一万五,再到一万八,两万。记录一次次被刷新。酒店自己办的小报《香水星河》记录了这段历史。

  销售额达到两万元后,就再难往上增长了。因为在餐厅面积不到两百平方米,台位不到一百个,人均消费只在二十几元的条件下,一切都到了极限。厨师和服务员天天累得半死。

  这天中午,黄康华又请了酒店管理层来试菜。每次推出创新菜,都要由内部先吃。这叫试菜。一楼餐厅取得成功后,推动了香水星河酒店整个菜式向地方菜转型。

  酒店鼓励厨师向社会学习;向家庭学习;把最地道、最能体现传统的菜肴挖掘出来。规定一种创新菜的销售达到一千份,制作人可以得到一千元的奖金。而且英雄不论出处,师傅徒弟都可以创新。

  第一个获得这项荣誉的是厨师马建强。他创新制作的阳干刁子鱼受到了客人的欢迎。不到半个月销售就突破了一千份。马建强高兴,把全部奖金拿出来请厨房的兄弟们吃了一顿。

  桌子上的新菜是一份肉末茄子煲;一份粉蒸野菱角;一份阳干豆角和其他几样配菜。王翰率先一样样地品尝,说这几个新菜样样都好吃!特别是这阳干豆角有一种甜甜的余味。这里面是不是放了糖?

  华敏自己尝了一口,细细地品着。说这应该是豆角自身的甜味。

  江可航笑王翰:总经理都还没动筷子!

  王翰笑说,总经理您不积极,惹得他们说我。

  李非拿起筷子,来,大家一起来!

  华师傅,甲鱼可不可以创新?杨越嘴里嚼着菜说。

  他最喜欢吃甲鱼。有人揭穿杨越的“阴谋”。

  我是代表客人的意见。杨越辩解说。

  华敏说,没问题。我们正在试制粉蒸甲鱼。很快就可以推出。

  甲鱼可以蒸?

  怎么不可以?无菜不蒸嘛!

  我们小的时候,农村经常走鸡瘟。江可航说,鸡子病死了,农民舍不得丢,又不敢拿病死的鸡子做鸡汤,就用青辣椒与病死鸡一起在锅里炒,炒了再用瓦罐去煨。煨出来的那个味道,比没病的鸡子还好吃。

  江可航说着,口水都要掉下来了。

  华师傅,可不可以做一道青椒仔鸡煨甲鱼?杨越说。

  杨越你总是惦记着甲鱼!

  什么都可以试。华敏笑着说。

  说不定能做出特别的美味!杨越说。

  我记得有一次亲戚家做好事,李非说,酒席上的残汤剩菜舍不得倒掉,就用桶和盆子盛在一起。第二天加热了拿出来吃,谁知那个味道啊,比头天的新鲜菜好吃十倍!李非说话像在讲故事。

  好吃百倍!好吃千倍!你是传声筒!你是应声虫!哈哈!哈哈!

  我们可不可以做这种菜呢?黄康华问华敏说,就叫它大杂烩。

  这个名字有点太——柳文君皱着眉头笑着,话没说完。

  太什么?人家天津包子还叫狗不理呢!杨越说。

  小声点。餐厅还有客人!

  餐厅还剩下一桌客人在用餐。服务员过来叫黄康华,说有客人在投诉。黄康华跟李非说,我过去看看。

  各位好!我是餐饮部的负责人。黄康华递上自己的名片。

  我们找的就是负责人!有人把他名片随手丢在桌子上,即刻浸上了汤渍。

  一张一米四的六人圆台围了十个人。除了一位稍年长,其余的都是毛头小伙。桌面上杯盘狼藉。

  年长的指着一个只剩汤汁的盘子说,菜里吃出了苍蝇,你说怎么办?

  s..book632392830903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香水与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