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与星河 该章节已被锁定

小说:香水与星河 作者:天界无际 更新时间:2022-08-17 10:49: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走道里不时传来嘈杂的人生和脚步声,其他人都在按照约定的时间下楼。王翰帮黄康华把物品都整理好了,黄康华还没有回来。王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心里火急火燎。

  提着行李的宋博敲着敞开的房门问他黄康华去哪里了。王翰打马虎眼说,他出去买点东西,马上回。

  宋博说,昨天搞什么去了?今天早晨还跑出去买东西!

  王翰说,要不你们先去火车站,我跟他随后就到。

  大部人员都走了。王翰一个人等着,心里盘算着如果黄康华真的不回来,他该怎么办。

  可以肯定,他不能留在这里。如果黄康华出了事,自己留在这里也等不着他;如果黄康华没出事,他自己会知道去赶火车。而出事的概率几乎为零。

  王翰给服务台交代,如果黄康华回来,就说他的行李已经由同伴带走了。

  正要出门时,远远地见黄康华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一只手甩着一件没有开封的新衬衣,一只手拿着他的外套和一条领带。他身上的衬衣扣错了扣子;下摆一半扎在裤子里,一半掉在裤子外;头发乱蓬蓬的像鸡窝;脸皮松垮垮地挂在眉骨和颧骨上。整个人像大病初愈一样脱了型。

  你跑到哪里去了!他听见王翰在吼他。

  平时,他是这房间里几个人的核心。什么事大家都是听他的。要说他的不是也仅限于开玩笑,没有人敢正儿八经地跟他闹别扭。更不谈吼他。如果要吼,也只有他吼别人的份。没有人敢吼他。

  然而此刻,王翰在向他开吼,像大人在吼小孩。角色完全颠倒过来了。他自知理屈,不好还嘴,只顾急匆匆地往楼上跑。

  东西都拿下来了!他又听见王翰在吼。

  还有人呢?他问。

  别人早走了,就剩我和你。快走!两人提着行李出门,边跑边拦出租车。

  昨天那个电话,确实是周颖打来的。约他到南方大酒店1520房间见面。

  晚上,又是酒店客房,黄康华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黄康华一路上想入非非,思想上做足了功课。

  进到酒店客房,就被周颖一把抱住:好想你!

  黄康华不说话,只是同样使劲地抱住周颖。这是黄康华第一次搂抱异性,感觉十分颠覆。两人滚到床上,周颖拉他的手到自己衣扣处,要他去解。

  黄康华笨手笨脚的,直弄得周颖发噱解颐。周颖在他耳边说,第一次?

  黄康华埋着脸:嗯。

  周颖自己脱了衣服,又帮黄康华来脱。感觉有难闻气味,你没有洗澡?

  没有。

  快去洗个澡。

  ……

  一觉醒来,已是日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楼宇之间;懒洋洋而不知所处。陡然记起早晨要搭乘回家的火车,惊出一身冷汗。翻身跃起,胡乱穿衣。寻找眼镜,见眼镜在放于桌上,下面压一张纸条:我回去上班了,你多睡一会。二楼有早餐,报房号既可。别忘了带走衬衣和领带。

  一件香港品牌的衬衣和一条领带,是女孩周颖送给他的礼物。

  那一夜,黄康华到底出去干了些什么?后来王翰一直没问。黄康华也一直没说。要是换作其他人,这么甜蜜的经历是一定要与朋友分享的。

  而黄康华,他就是那种性格内敛,嘴巴很严,极其看重个人隐私的人。而且这隐私属于他和周颖两个人。他自认为她和他的友谊是美好的,纯洁的。他无权替她做主,把它泄露给别人。让别人有机会去误解,去亵渎。

  那天在第二批新员工集训大会召开前,李非突然记起这件事,随口问了黄康华一句:离开广州的头天晚上你干什么去了?他不知听谁说黄康华那天早晨差点误了火车。把个黄康华问得只知红着脸笑,不知如何回答。

  即便在多年以后,李非都还对当时第二批新员工集训大会的场面记忆犹新。

  两百多名新员工集合在财校的操场上,队伍像军人一样整齐划一。阳光流淌在他们的脸际;春风鼓荡着他们的衣帆,飘扬着他们的发旗;他们是那样的年轻;那样的朝气蓬勃。

  李非带着部门经理们从教室里走出来,走向操场,走向他们。年轻的经理们自发的站成一排,跟在他的两边。

  高扬一声口令:立正。稍息。鼓掌!顿时全场掌声一片。李非和部门经理们也跟着鼓起掌来。

  高扬是军训官,开班一周的军训,把从四面八方召集来的,一群嘻嘻哈哈、逗逗打打的年轻人训练成了军人的模样。

  自从部队退伍以来,高扬还没有像这样开心过。在这一周里,他是这两百多号人的指挥官。

  他的战友小伍也加入了香水星河酒店的新员工队伍。他把他和另外几个转业退伍的新员工叫出来,让他们做他的助手。按照统一的分班,让他们一人负责一个班。又让几个班开展训练竞赛,拔河拉歌,搞得生动活泼。

  让高扬最开心的是女孩子们的目光。他讲话和做示范时,她们总是那样欣喜地看着他。这中间让他最在意的是杨宇佳。这个有些矜持的女孩竟然也有忘形的时候。有一次她凝视着他,像其他女孩一样眼里含着欣喜。但当他注意到她的凝视时,她的目光就像一条裸露在水面晒太阳的鱼受到惊吓一样,很快地逃逸了。

  其实杨宇佳不是不完全明白高扬的心事。高大、英俊、很男人。这是她的好友汪晓霞对高扬的评价。杨宇佳也不否认这种评价是中肯的。

  问题是另有一个人更让杨宇佳动心。自从那天深夜与柳文君同归后,杨宇佳就把心系在了这个男人身上。

  柳文君的帅气和斯文,彬彬有礼和善解人意都是杨宇佳喜欢的。同样的一件衣服,穿在柳文君身上就与穿在别人身上不一样。他是天生的衣服架子,怎么穿都是好看的。就是一副眼镜,他也与别人不一样。一般人可能更注重眼镜的功用;而他对眼镜的款式,镜架的颜色都很讲究。总之,他的穿戴总能给人一种时尚的美感。

  在广州时,他们还偷偷去看过两场电影。是柳文君买的票。电影院就在文化假日酒店的一楼。是当时广州最好的影院。柳文君有女朋友,这个杨宇佳是知道的。但她能感觉到,柳文君是喜欢她的。而且这种喜欢胜过对其他任何异性,包括他有名有份的女朋友。

  她从别人口里知道,那女孩是一个厉害角色。

  你怕她?有一次杨宇佳问。

  也不是怕她。只是——柳文君的话没有完全说出来。

  杨宇佳能明白,明白他的难处。所以他们的关系是隐秘的。不为人知的。包括高扬。

  高扬是藏不住心事的人。心里有事,就拿小伍当倾诉对象。他说他能感觉到汪晓霞很喜欢他,而他更喜欢杨宇佳。他让小伍跟他出谋划策。

  小伍总算如愿以偿进了香水星河酒店。在几个月的等待中,他差点跟人家去了深圳。是高扬让他等一等。等香水星河酒店第二批招工。说如果第二批也搞不上,再去深圳打工不迟。于是他留下来等,终于等到了一个好结果。

  短短一个月的培训,让他见识了许多人,许多事。学到了不少东西。最让他佩服的是,从总经理到部门经理,个个能讲课。他感觉自己好像在上一所酒店专科学校。

  部门经理中给他印象最深的是贺文锐。他不光课讲得好,而且口才也好,讲话有幽默感。培训班结业庆典晚会是他做的主持。他口若悬河,妙语连珠,挥洒自如。

  按照李非原来的想法,他是要让黄康华来做主持。这种在新员工大型活动上长脸的机会,他想留给新面孔。他给出了明确的意见,只等贺文锐说行,或者勉强同意说行。

  但贺文锐毕竟是贺文锐,他心里对这样的安排愤愤不平,口里自然也是愤愤不平。他说,这种事非我莫属!

  这种回答,特别是这种口气让李非很不舒服。

  李非何尝不知道贺文锐更长于表达;何尝不知道贺文锐大学时就是大型活动的主持。只是近期一连串的事情让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僵;分歧越来越大。他不想把鸡蛋放在贺文锐这一个篮子里。

  还是在广州培训人员回来以前,两个人就在为贺文锐的职务安排较劲。

  贺文锐的想法是,他的职务应该是酒店副总。而且酒店副总只能是他一个。也就是在李非一人之下,在其他所有人之上。

  李非担心的是,假如给贺文锐做副总,就确立了他顺位接班的地位;假如一朝他大权在握,以他现有的职业操守,今后不知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李非的方案是不设副总,部门可以由他挑。贺文锐不接受。

  贺文锐认为不论凭资历还是能力,这种安排对他都是不公的。香水星河酒店的部门经理都是他经手招收进来的,现在让他与他们平起平坐,简直是一种羞辱。他对李非说,你一定要这样安排我就离开。

  让不让贺文锐离开,李非内心是矛盾的。如果说在一起别别扭扭,还真是长痛不如短痛,要走就让他走。但是,贺文锐毕竟人才难得;毕竟是自己的左膀右臂;毕竟曾经与自己情同手足。就这样分手,对两个人都是一种不堪承受的伤害。

  更让李非无法交代的是,在酒店内和酒店外,贺文锐做副总好像已经是众望所归的事情。已经有员工叫他贺总了。尽管这种叫法多是出于恭维。如果贺文锐突然离开,只能说明他李非心胸狭小,嫉贤妒能,不能容人。

  李非在心里为自己辩解:我是那种心胸狭隘的人吗?我既然可以把香州商场交给郭小海;也一样可以把香水星河酒店交给贺文锐。问题是贺文锐与郭小海不一样。郭小海让他放心;而贺文锐让他不放心。

  在那次去江可航家的路上,李非曾经点到五千元的事,被贺文锐一口否定了。为顾及他的颜面,他只能点到为止。不然还能怎样?把一切摆上台面,让他无法抵赖?结果又会怎样?处理还是不处理?不处理,今后队伍怎么带?处理,他的颜面又何在?结果也只能是让他离开。这又是李非不愿看到的。

  李非对贺文锐说,他想让他做营销总监。而其他的部门只设经理。他希望他能留下,香水星河酒店需要他;他自己也需要他。

  销售部有几个逼人!贺文锐拿一支笔在本子上漫无目的的乱画,听到这里,他不耐烦地将笔拍在桌面上,极其不满地用鼻子哼一声说。

  销售部门虽然人员不多,但是酒店最重要的部门,也是最适合你的部门。李非耐着性子说。见贺文锐不表态,又说要不你做房务总监,分管客房部和前厅部。见贺文锐还是不表态,又假装轻松地笑:这两个部门人多。

  贺文锐笑不出来:前厅部和客房部准备安排谁负责?

  李非见他搭茬,知道事情还有转机。

  前厅和客房两个部门经理的人选,本来李非早有打算,但既然提议贺文锐做房务总监,当然要听一下贺文锐的想法。

  你希望是谁?他说。

  贺文锐说,让宋博做客房部经理,杨越做前厅部经理。

  李非没有想到贺文锐会点宋博的将。按照他的预设,宋博做人事培训部经理。何菲做客房部经理。他问贺文锐:何菲怎么安排?

  可以让何菲做客房部主管。贺文锐说。

  显然,这种安排有点重叠。李非又笑:你是韩信用兵——多多益善。这样,宋博我要他去做人事培训部经理,让何菲做客房部经理如何?

  贺文锐没好气地说,什么事情都不是你说了算!

  这样,李非说,销售部现在还没有合适的人选,你能者多劳,暂时也把销售部经理兼着。怎么样?

  尽管最终贺文锐违心地点了头,但两人相互之间以前的简单、信任和默契此时已经消失殆尽。剩下的唯有复杂、猜忌和别扭。

  贺文锐的岗位明确后,各个部门的负责人就好落实了。销售部是贺文锐;财务部是马科;前厅部是杨越;客房部是何菲;餐饮部是黄康华;厨师长是华敏;娱乐部是柳文君;人事培训部是宋博;保安部是王翰;工程部是江可航。

  同时,贺文锐还领了房务总监的职务。由于管理层会议杨越和何菲都要参加,可以直接向总经理汇报,所以房务总监的职位有点尴尬。更多是一种象征意义。

  其实,这时候与李非发生人事安排之争的,还不只有贺文锐一个人。他的上司,公司总经理卢士平也在为设副总的事与他较劲。

  s..book632392824663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香水与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