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与星河 041// 头上的紧箍咒让他不敢放开

小说:香水与星河 作者:天界无际 更新时间:2022-08-12 10:44: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看见高扬一副贪生怕死的样子,完全没有车上“战争时期”的英雄气概,汪晓霞又好气又好笑。一个大男人,怎么怂成了这个样子。她把盐末收起来,说下了班你在员工出口等我,我陪你一起去看医生。

  高扬嘟囔说,他不想去医院。

  汪晓霞像哄小孩一样说,你不想去医院伤口怎么好呢?要不我们把盐末用水化开,搽着试一试?如果能消炎,我们就不用去医院。

  见高扬没有反对,起身拿了一个纸杯,弄了一点白开水,放进盐末,摇晃均匀。又用纸巾卷成一个小棒,把自己的手伸在桌子上,勾动手指去讨高扬的手。

  高扬像一个举着白旗的降兵,战战兢兢地从桌面下伸出手来。

  汪晓霞让他把手掌伸开摊平,一边用纸棒浇上盐水一点点地洗伤口,一边观察高扬的反应。只见高扬皱眉拉眼,嘴里发出“嗻嗻”的轻唤声。

  汪晓霞不知他是真疼还是假疼。真疼假疼不重要,重要的是看到他这种搞笑的样子,让人特别开心。

  黄飞几个人围过来看热闹,幸灾乐祸的。一个说,快来看汪医生腌肉!另一个说,不会说话就别开口,人家这叫往伤口上撒盐!

  汪晓霞三点下班,在通道口等高扬。一会高扬出来,问汪晓霞:你在等谁?

  等你。汪晓霞说。

  等我干什么?

  你的手怎么样了?还要不要去医院?

  高扬孩子气地一笑:好都好了。

  伸出手来,果然红肿消退,伤口干燥。

  两个人一起出来,往招待所方向走。走到三岔路口,一边是往男生住的招待所;一边是往女生住的招待所。女生宿舍离文化假日近一点;男生宿舍离文化假日远一点。

  男女生宿舍分开,严格规定不能互串,这是李非特别要求的。并给了沈明月尚方宝剑。如有违反,一次警告;二次记过;三次开除。

  当然实习纪律上说的不是开除而是劝退。其实就是开除,说得好听一些罢了。本质上无区别。

  沈明月也极其认真负责,把小青年们看得死死的。发现蛛丝马迹,马上提出警示。她一不打,二不骂,三不讲狠,开口一脸笑。笑着跟你讲道理。搞得大家不能不听她的。宁可到外面去玩,也绝不串宿舍。沈明月也通情达理,只是叮嘱不能玩得太晚。

  站在路口,高扬跟汪晓霞道别。笑着说了声再见,一个人往男生宿舍方向走。

  呃!汪晓霞在背后叫他。

  高扬回头站住:什么事?

  你的衣服洗了没有?汪晓霞说。

  没事,我自己能行。其实高扬两天没有洗衣服了。一是手上有伤,二是这几天有点发懒筋。当年在部队天天给支队长洗衣服,从来没有发过懒筋。

  汪晓霞跟过来:你的手这几天不能下水,衣服由我来帮你洗。

  高扬说,我们男生宿舍你们女生又不能进去。

  我不进去。汪晓霞说,我就在楼下,你把衣服拿下来交给我,我拿到我们宿舍去洗。

  太麻烦了吧?

  这有什么麻烦!

  汪晓霞拿着高扬的脏衣服回来时,沈明月站在门口。汪晓霞望沈明月一笑,轻声叫了一声沈师傅。

  沈明月也一笑:回来了。

  汪晓霞正上楼,被沈明月叫住,小汪你拿的谁的衣服?

  是高扬的。汪晓霞说,他手上的伤感染了,我拿来帮他洗的。

  沈明月一惊:小汪你到男生宿舍去了?

  我就是去拿衣服,汪晓霞说,拿了衣服就走了。

  沈明月埋怨道,你这鬼丫头,怎么这么糊涂,你难道忘了女生是不能去男生宿舍的?

  我没有进男生宿舍。我就站在外面。是高扬拿出来给我的。

  哦,这还差不多。沈明月这才放下心来。

  沈师傅,你只管得住我们老实人。汪晓霞上了几步楼梯,心中有些不服,撑着楼梯扶手回头说。

  沈明月张着嘴巴仰望着汪晓霞,不知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又听见汪晓霞在说,别人去男生宿舍你都不管。

  谁到男生宿舍去了?

  汪晓霞不肯说。沈明月一直跟到汪晓霞的房间,汪晓霞才说,我说了,您不能告诉别人说是我说的。

  行,我不说是你说的。沈明月说。

  汪晓霞小声跟沈明月说了两个字:韩霜。见沈明月怔怔的样子,又补充一句: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对汪晓霞说的话,沈明月将信将疑。出发前专门学习了实习纪律,韩霜应该没这么大的胆。整个下午沈明月心里都惦记着这件事。等韩霜下中班回来,沈明月在一楼拦住韩霜扯了几句闲话,话锋一转:有人说你到男生宿舍去了的,我不信。

  沈明月把要说的话点明,是好让韩霜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谁知韩霜很坦然地说,是贺总让我去的。

  沈明月在韩霜满不在乎的神态中看得出,后面还有半截话没有说出来。这半截话应该是:怎么了?或者是:你把我怎么办?

  贺总让你去干什么?沈明月大惑不解地问。

  韩霜笑笑,故意不说,只管自个上楼去了。

  沈明月把这种小事搞得这么认真,韩霜是有意见的。她要给沈明月挖个坑,让她去碰壁。

  沈明月是经历过一九七四年财贸整顿的人,思维方式多少有些上纲上线。一夜胡思乱想,思想斗争激烈。第二天清早,赶在贺文锐去上课之前,到男生招待所去了。

  看见沈明月塌了天的样子,贺文锐好笑。说韩霜她是来帮我们宿舍的几个人洗了衣服的。

  还是在火车上,说到单身生活,几个男生都说最不喜欢的是洗衣服。问贺文锐读大学时衣服是不是自己洗。

  贺文锐吹牛说,我从来不自己洗衣服。

  自己不洗谁跟你洗?

  女生嘛。

  你在大学就谈了女朋友?

  贺文锐轻描淡写地说,谈女朋友有什么稀奇?烦死。女生们都争着来跟我洗衣服。争得恨不得打架。我只好给她们排班,一人洗一次。

  众男生们明知贺文锐在吹牛,还是夸他牛逼。说这次大家都可以跟他沾光。贺文锐满口应承:没得问题!

  韩霜坐在走道对面,注意力却一直在男生这边。以她特有的欣喜看着贺文锐笑。

  韩霜看人的眼神与别人不同,她常常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做出惊喜的样子。一般人惊喜的表情很短暂,往往只在一瞬间。而韩霜的惊喜表情能持续很久。很久地盯着你看,看得你不知如何是好。

  贺文锐自以为情场老道,这里面拿得上台面和拿不上台面的意思,当然不会不懂。只是李非总在念紧箍咒,让他不敢放开。

  韩霜身材高挑,容貌出众。二十六岁。结婚后离异。曾经到南方打过工,能说会道,遇人遇事不怯场。

  贺文锐单独把她的情况提出来,问李非可不可以把她放在第一批人员里面。面试时,李非特别留意,与韩霜多聊了几句。获得的印象与贺文锐反映的情况基本一致。

  从外观长相和应付场面的能力来看,韩霜比一般的女孩子都强。但韩霜较为复杂的个人经历,在李非心里还是有阴影。这种阴影不是别的,而是把她作为骨干培养了今后能不能留得住。

  下车时,乘大家忙着拿行李的混乱之际,韩霜在贺文锐的耳边说了一句:我帮你洗衣服!贺文锐笑了一下,没说行,也没说不行。

  到广州的第二天,韩霜真的去了男生宿舍。

  韩霜你来干什么?有男生问。

  我来帮你们洗衣服呀!韩霜眼睛睁得大大的。

  对于把男女生严格分开这种规定,贺文锐心里一开始就不以为然。有句难听的话在他心里没有说出来:只有那些老男人、老女人才想得出这种馊主意。碍于自己是领队,不能带头违反纪律,还是提醒韩霜说,不要破坏了规定。

  同房的几个男生说,既然来都来了,就让她帮我们把今天的衣服洗了再走。不等贺文锐同意,纷纷把自己的脏衣服拿了出来。

  这以后,韩霜会隔三差五去帮贺文锐他们洗一次衣服。

  沈明月听贺文锐这么一说,自己就不好往下说了。韩霜做的这件事,应该是一件好事。同事之间,互相关心,互相帮助,有什么不可以呢?

  但韩霜为洗衣能到男生宿舍来,为别的事能不能来呢?谁来把握这个是与不是?还有,韩霜能来,其他的女生能不能来?女生能来男生宿舍,男生可不可以去女生宿舍?这一连串的问题,沈明月都回答不了。

  贺文锐见沈明月思想包袱沉重,说沈师傅你不用为难,我会跟韩霜说,叫她以后再不要到我们这边来。

  沈明月听贺文锐这么说,马上云开雾散,说感谢贺总支持我的工作。要不,你的衣服每天交给我来洗?我反正没有什么事。

  贺文锐说,不用。谢谢你,我们自己能行。

  走都要走开了,沈明月又回头叫了一声贺总。

  什么事?贺文锐说。

  能不能安排我去文化假日实习?

  贺文锐说,你的工作是卢总和李总安排的,要改变我做不了主。

  求你帮我跟李总反映一下。如果答应我去实习,宿舍的纪律我还是管着,保证不耽误。

  接到来广州的任务,沈明月很是高兴。跟一群少男少女们在一起,自己也感觉年轻了很多。

  到广州后,大家都去上班,自己一个人闲在宿舍,闲得有点难受。考虑到酒店开业后自己的岗位去向,也很茫然。沈明月了解到,这次实习在许多部门都派了人,唯有管事部没有派人。

  管事部是餐饮部下面的一个部门,主要负责餐具的清洗和餐饮部所有家私用品的管理。这项工作年轻人一般不愿意做,但对于自己却很适合。

  我想去管事部实习。沈明月对贺文锐说。

  你知不知道管事部是干什么的?贺文锐问。

  知道,是洗碗的。

  洗碗你也去?

  沈明月点头说,我们酒店今后开业了不是也要人洗碗?前台部门都要年轻人,我们年纪大的人不到后台部门还能去哪里?

  贺文锐觉得沈明月说得有些道理。说你的要求我现在还不能答复,要问李总同不同意,还要问文化假日答不答应。

  好的贺总。沈明月说,麻烦你快点帮我联系。好吗?

  贺文锐打电话向李非报告广州的情况,其中也说了沈明月的事。

  像沈明月这么大年纪的老职工,公司还有一批人。李非也跟卢士平承诺过,在酒店后台部门要尽量使用这些人。沈明月主动提出做这方面的工作,无疑也是开了个好头。

  他回答贺文锐说,这是件好事,就看文化假日酒店那边答不答应。

  我让黄康华联系了,酒店人事部同意。贺文锐说。

  问起家里的情况,李非说,你不在,好多事都到我这里来了。就望你快点回来。

  李非说的是实情,贺文锐不在,他确实忙得不得了。但这也是他的工作方法。他要让手下人能感觉到自己很重要,感觉自己做的工作很有价值,从而激起更大的工作热情。

  贺文锐说,如果你忙不过来,我就提前回来算了。

  在广州大学一段时间的学习,贺文锐感觉收获不是很大。许多课原来上过,少有新鲜感。加上生活艰苦,学校食堂饭菜不好吃。经常上馆子,钱又不够花。

  贺文锐的月薪是八百元。其他人一个月只有两百元的生活费。几个人出去吃饭,多半时候是他充阔佬。另外,出门时李非给他上了紧箍咒,他自己也不敢在新员工中乱来。

  酒店与商场不一样,在商场,他是一个局外人,嬉笑怒骂无所顾忌;在酒店,除了李非外,他就是大家心目中的最高领导。不管私下如何,表面上你得装。

  如果韩霜不是内部员工,他早就成全她了。当然,如果自己真的喜欢,准备与她认真,他也不会顾及什么内部员工。但自己毕竟是有女朋友的人了,两边家里都在催结婚。

  贺文锐这次与女友关系顺利,得益于丈母娘喜欢。俗话说,一个女婿半个儿。而贺文锐在他丈母娘眼里,就是一整个儿。甚至比儿子看得还重。

  当初贺文锐要来广州学习,李非就认为没有这个必要。他现在主动提出提前结束学习,李非当然是同意。

  他跟贺文锐说,离开之前,一定要把所有人员的实习岗位落实好。据他所知,其他人员的实习岗位都没有问题,就是马科的实习岗位有点难办。

  马科大学读的是会计专业,在酒店应聘的是财务部经理。但文化假日的财务部门是酒店的核心机密部门,许多资料数据都是对外保密的,根本不允许外人接触。

  而在马科看来,外资酒店的财务管理一定有它的独门绝技,如果不能进去实习,那就太遗憾了。

  贺文锐答复说,实习岗位的事一直是黄康华和马科在与店方联系,待我了解情况后再跟他们一起想办法。

  s..book632392816731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香水与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