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与星河 023// 只要自由,不要恋爱

小说:香水与星河 作者:天界无际 更新时间:2022-07-25 09:29: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省建公司负责香州项目的经理姓祁,叫祁本高。是一个性情直爽的人。虽然上次在香州招投标失利,但对李非的印象并不坏。见李非二人找上门来,知道其中必有缘故。将二人安排在小会议室落座,一面让人上茶,一面请公司经理来见面。

  李非对公司经理说,作为甲方,我们对中建与省建是同样满意。但市建工局为了阻止更多外地施工企业涌入本地,倾向于香水星河酒店项目工程由省建公司承建。如果省建公司还有意向,我们愿意听从市建工局的意见,放弃中建公司,选择省建公司。

  省建公司经理一听,马上表示出很高的热情。

  李非说,不过有个前提,省建公司必须与中建公司一样,满足我方提出的优惠条件。

  没问题。省建公司经理一口答应。当下立下字据,加盖了省建公司大印。

  李非到市建工局申请更换中标施工企业。办事的科长说,上次招投标省建公司受辱,这次恐怕不会轻易答应。

  李非让贺文锐拿出省建公司的承诺书。这边打电话向省建公司查询,省建公司大呼上当。才知道中建公司事先已经放弃了香水星河酒店工程。

  此后祁本高一再伤痛难平地感叹:香州人太狡猾!

  省建公司是已经进入香州的施工企业,开工手续相对简单。很快设备人员进场,破土动工,日以继夜地干了起来。

  李非让贺文锐搬到现场办公,把筹建办的牌子挂了出来。工程动起来后,从图纸设计,评审,到地基勘探,打桩,再到土建开工,一桩事接着一桩事,桩桩事都要大把花钱。一转眼,省中商银行和地区中商银行首期的一百五十万贷款就快没了。省中商银行信托投资公司应诺的三百万贷款还没到账。如果不抓紧筹措资金,工程随时都有停工的危险。

  卢士平发动内部职工集资。每人派筹款两千元的任务,多筹不限。一共筹到了二十万元。这点钱对酒店工程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

  卢士平带了李非一起到商业局来找局长许培双,商量怎样能从政府这里弄点钱。许培双说,政府穷得叮当响,哪里有钱。

  突然想起一件事,把副局长付振兴叫了过来。说你前天到省商业厅开会,是怎么说的?

  哦,付振兴说,别的县市局长跟我说,省财政每年都要给商业厅拨一部分款,用于商业企业的网点与技术改造。这个钱不多,省厅都拨给了省直商业企业,没有到下面县市来。

  这样,许培双跟付振兴说,你和卢士平去一趟省厅,找一找厅长和技改处的处长,看能不能从这个渠道搞一点钱。

  卢士平是个急性子:我们今天就动身!

  还是明天上午出发吧。付振兴说,老卢你今天去准备一点土特产。求人办事不能空手。

  带点什么东西好?卢士平说。

  带点香油和鳝鱼怎么样?

  行。卢士平说,就是鳝鱼有些不好带。

  你把它用桶装着,丢在车上,也不费事。付振兴说,记得分成两份,厅长和处长一人一份。

  次日,开了公司的旧吉普车,两人赶到省城,白天在省厅办公室活动,晚上提着礼物,分别摸到厅长和技改处长家里。

  技改处长姓凌,叫凌少东。瘦高个。秃顶。见客人带些东西来,很高兴,说付局长你们太客气了!

  没有什么东西好带,香州的土特产。算是一点心意。我们的事还麻烦您多费心。卢士平说。

  凌少东说,白天你们走后,厅长把我叫去,专门讲了你们的情况。省财政是年年都给我们一笔专项拨款,但今年的钱到现在还没有下来。这次回去后,你们赶快报一份材料来。我争取今年把你们的项目安排进去。

  二人十分高兴,连声说谢谢。

  凌少东问付振兴:你们项目建筑的外墙是什么材料?

  付振兴看看卢士平。卢士平说,是瓷砖。

  我有一个战友,凌少东说,在福建有一个陶瓷厂,专门生产外墙瓷砖。很大的。什么规格型号都有。你们到时候要瓷砖,可以找他们搞。

  好的,只要能符合我们的设计要求,我们就优先用他的。付振兴答应说。

  你们设计的是什么,你们把要求讲清楚。最好是拿个样品给他们看,他们都可以生产。

  几个人又聊了一会,付振兴对卢士平说,时间不早了,我们走。不要影响处长休息。

  凌少东起身送客到门口,说要不这样,你们看什么时候方便,我跟厅长请几天假,陪你们去一趟福建。

  好的。付振兴说,去福建以您的时间为准。我们听您的通知。

  二人从凌少东家出来,付振兴叮嘱卢士平:老卢你把凌处长说的这个事落实好。反正买谁的瓷砖都是买,卖他一个人情。我们在这里能不能弄到钱,凌处长是关键。

  好的。卢士平说,这个事具体是李非在办,我给他交代。

  付振兴又说,省财政拨下来的钱不比银行贷款,是不用还的。如果搞得到,吃点亏也是划算的。

  几天后,凌少东打来电话,说厅长已经批假,去厂方考察的事可以成行。卢士平让李非安排好家里的事,随他和凌处长一起到福建。

  福建老板姓陈,晋江当地人。由于讲话不好懂,人显得有些木讷。倒是老板的儿子小陈很出众,讲一口晋江口音的普通话,与凌少东十分热络。

  是老子还是儿子是处长的战友?李非小声问卢士平。

  当然是年纪大的。见李非坏笑,才知道他是故意在问。

  参观的厂子规模不大,厂房像一个临时工棚,没有生产,物品的摆放也很零散。李非看了,心里很是失望。

  李非说,我去过佛山的陶瓷厂,那边厂子的规模大,设备也先进。不像这里破旧。

  卢士平知道,在李非的内心,他不想订福建这边的货。自己又何尝不是。但处长这边的关系事关重大,付局长又重点交代过,他不能随性。

  卢士平说,处长这边我们不能得罪,现在不说行,也不说不行。先拖着。

  凌少东见两人嘀嘀咕咕,说两位经理感觉怎么样?不错吧?

  还不错。卢士平应承说。

  凌少东说,我只是起个介绍作用,成不成,还要你们双方自由恋爱。

  见卢士平唯唯诺诺,李非心里感觉别扭。

  吃完晚饭,陈老板安排去洗桑拿。

  凌少东说,我回宾馆休息,你们两个经理跟他们去玩。

  卢士平和李非都没洗过桑拿,想去又有点怕。问里面都有些什么。

  小陈说,里面有干蒸、湿蒸、洗澡、搓背,还有小姐服务。

  卢士平听说有小姐,担心不好,忙说我们不去,我们和处长一起回宾馆。

  回到宾馆,卢士平和李非一起到凌少东房间,陪处长喝茶说话。

  他们这里的老板,都喜欢小姐。凌少东说,有一次桑拿里面新来了一个小姐,老陈先去玩了,觉得不错,就介绍给儿子。儿子玩了,也喜欢。后来父子俩都成了这个小姐的朋友。每次都是老子前脚走,儿子后脚进。说罢,凌少东呵呵地笑。

  李非看一眼卢士平,两人都笑了。李非多事,心里暗自纠结,跟这一家子人过不去:父子成了哥们,夫与妻,母与子,公与媳是什么关系?理不清。

  到了第二天,卢士平二人依然只享受自由,不想恋爱。晚上,凌少东把两边叫到一起,在他的房间让双方当着他的面谈。

  小陈代表老陈出面。小伙子二十刚出头,李非原以为他只是一个花花公子,接触后才知道,他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谈判高手。

  凌少东和卢士平分别坐在窗边的两把圈椅上,李非坐在卢士平对面的写字桌边,小陈坐在凌少东对面的床上。

  房间中间的顶灯从小陈头上照射下来,他眯着眼把一支烟斜叼在嘴上,在手提包里翻动一会,找出一张纸来。递给凌少东说,这是我跟别人的合同。由于嘴里还含着烟,以致说话有损清晰。

  凌少东接过去拿在眼前晃了一下,说我不戴眼睛看不了,随手递给了卢士平。卢士平看了一眼,没有什么概念,又随手递给了李非。李非接过来只看了看单价,单价是每件五十元。

  这是一张打印留空填写的简易合同,圆珠笔的字迹浮在红色印章上。像极了在小旅馆小招待所登记住宿临时填写的空白介绍信。那种情况下,尽管双方都知道是在作假,由于店客两方利益一致,只会睁只眼闭只眼不去说破。

  但李非现在手里拿着的是假合同而不是假介绍信,他代表的一方与另一方的利益是不一致的。

  李非一看就知道这个价格高得离谱,他并没有急于说破。倒不是说他怕谁不去说破,而是他觉得没有必要。因为他根本不指望在这个价格基础上能谈出一个什么好结果。

  卢士平不明个中原因。他看到了合同上的价格,但他不知道这个价格的含义。是高是低他搞不清楚,见李非此刻只是像一个城府很深的人那样含糊地笑着,好歹不说,让他越发一头雾水。

  小陈扫了一眼,马上就明白了这两人中的关键人物是谁。关键人物是能看得懂这份合同的人。他当然明白问题隔在了哪里,但他不能主动说出来。他把目光投向两边的“中人”。

  凌少东能明白小陈的意思,他现在需要他出来说句“公道话”。他问卢士平说:二位经理怎么说?

  他知道真正能谈合同的是李非,但他不能直接问李非。卢士平官大,只问他是一个尊重问题,也是一个技巧问题。他能感觉到卢士平比李非好说话。

  见凌少东眼睛看着他不移开,等着他发表意见,他又不好说什么意见,卢士平下巴向李非一挑说,李经理去过广东,他知道佛山厂里的价格。

  佛山是什么价格?小陈看着卢士平问李非。

  李非后悔没有把佛山的样品和资料带在手上,凭印象说,佛山的价格在三十元左右一件。质量比这里的要好。

  李非把话扔在这里,他只陈述了事实;他没有说要降价,更没说要降多少。过早地亮出底牌,往往会陷入被动。他要让对方开口说怎么办,要被动也只能让别人去被动。

  小陈望向凌少东,用克制的口气说出了自己不满:这个价格我们无钱可赚。

  头顶的灯光让他脸部多有阴影;这种阴影加重了他阴沉的脸色。

  李非对这句话很满意;这意味着两家谈不拢。谈不拢是李非真正想要的结果;至少可以把合同暂时搁置起来。但又听见这位小陈总在说:

  但既然是处长的朋友,即使不赚钱,这个生意还得做。

  从五十元到三十元,李非自己也没有想到对方一下子能接受这么大的幅度。显然,小陈对于广东佛山的价格他是完全清楚的。

  这让李非感到有些被动;他让他无法拒绝。想逃逃不脱,他不能不承认对手厉害。

  无钱可赚这个意思凌少东听进去了。这里面的含义他太明白。他对卢士平说,你们两个经理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在佛山的价格上加一点。

  卢士平虽然不懂价格,但对处长这么热心地促成这件事,他不是一个傻子,有些话不需要处长说白。他表态说,处长说了算。

  说话时看了李非一眼,表示这话是代表两个人的意见。

  李非当然明白卢士平的意思,这不光是在给处长面子,也是在给处长留点余地。

  于是,每件加了两元,合同价按三十二元执行,双方当场签订了意向书。

  几天后,小陈赶到香州与李非订立正式合同。李非拿出佛山的样品和报价,确实是二十八元一件。希望合同价格订在三十元。但小陈不同意。他知道,不管他是否让步,这份合同都必签无疑。

  我这里资金紧张,能不能不付订金?李非说。

  小陈说,有处长的关系在这里,付不付订金不重要。我先让工厂给你们生产,货到后你及时付款就是。

  好的。付款方式这一点让李非很满意。他差的就是钱。

  李非把一块样品敲成两半,让小陈和自己在两半上都签了字。各人保存一半。

  李非说,拜托你们一定按样品的颜色和质量生产,免得到时产生不必要的矛盾。

  小陈表态说,这个请你放心。

  转眼春节过去,香水星河酒店已经做到了第三层。李非通知小陈,让他赶快安排生产。直到这个时候,小陈还是毫不含糊答复李非,按合同时间到货不会有问题。

  这一点也是以后李非最痛恨的地方——让他这个多疑的生意人此刻也深信不疑。

  三月份下旬,商场要到广东进一批货。小海作出差前的准备,他把旅行包放在桌子上,从内面清理出几张旧报纸。李非随手拿了过来,原来是几张羊城晚报。翻翻看看,无意中看见了一则广告,一则叫他怦然心动的广告。

  广告内容是一个酒店管理培训班秋季开班的消息。既然有秋季班,会不会有春季班呢?他决定自己代替小海亲自去一趟广东,去碰一碰运气。

  s..book632392784021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香水与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