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与星河 022// 罗局长上演哀兵计

小说:香水与星河 作者:天界无际 更新时间:2022-07-24 10:04: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身材单薄的李小姐用两手撑在桌面上,从座位上艰难地站起来。她两腿软得不行,拿着投标文件的手也在发抖。

  作为中建公司的代表,她要在香水星河酒店项目的招标会上宣读标书。

  她和她的另外两个同事——他们三个技术员,已经为这份文件在香州忙碌了一个月。三个人中,她是唯一能讲普通话的。尽管她讲的只是贵州普通话。而她的两个男同事讲的贵州话,香州人根本无法听懂。

  他们主要的竞争对手是省建公司。此刻,省建公司的代表们谈笑自若,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他们此前在香州已经有一处工地在建。一头牛是放,两头牛也是放。对他们来说,只不过是多放一头牛而已。

  现场还有市建公司的两位代表,他们表露出一种轻松的拘谨。他们是没有抱希望,只抱着学习的态度而来,自然没有压力。

  他们本应该是这次招标会的主角。或者说根本不用招标,这个工程就应该由他们来做。他们的罗局长曾经跟他们拍过胸,没得问题。但胳膊拧不过大腿,最终罗局长还是没能顶住市里的压力,违心地同意了甲方项目公开招标的要求。

  不然,根本不可能有这场招标会。

  还在两个月前,也就是酒店项目座谈会的消息见报后,一个贼眉鼠眼,猥猥琐琐的人来找李非,自称是邻省某建设公司的代表。

  尽管心里反感,李非还是耐着性子接待了对方。询问对方单位的情况,来人一问三不知。只是再三向李非暗示:事成之后有好处。还说本市某某领导是他的亲戚。

  他不知道李非属于另类,不提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还能跟他多聊几句;一提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李非就倒胃口。

  你叫这个人走!李非跟贺文锐说。说完,招呼不打,自己先起身走开了。

  望着李非走开的背影,那人茫然地问,你们经理刚才说什么?

  贺文锐说,他叫你昨天在哪里玩,今天还是去哪里玩。

  我没听懂。那人说。

  他叫你走开!听得懂吧?贺文锐大声道。

  那人起身,还想跟贺文锐说几句什么。贺文锐厌恶地挥挥手,没听他再啰嗦。

  这件事让李非提高了警惕:酒店工程一定要找有实力的建筑企业来做,绝不允许任何人从中到手。

  已经登记的几家施工企业都在邀请甲方上门考察。李非决定首先考察中建公司。问所在地址,才知道在贵阳。

  太远了!

  可以乘飞机。中建公司的代表老关说。

  李非说,我们只是应邀考察,一不对费用负责,二不作任何承诺。同意就去,不同意就不去。

  老关毫不含糊地说了两个字:同意。接着又爽快地加了四个字:没得问题!

  为慎重起见,李非特地带上了设计院的刘工。他不懂技术,必须找一个技术拐杖。

  晚上十一点到贵阳,老关带了一辆面包车来接站。电话里李非指定要住贵阳最好的一家饭店,说是顺便当作考察。老关当时也是满口答应了的,没得问题。但是到贵阳后,老关的说法变了。

  老关说那家饭店有大型会议,全部客满。既然这样,只有另寻他处。奇怪的是,此后寻寻觅觅,找了多家宾馆饭店,都是客满。而老关总是让客人先留在车上,自己和司机前去打探,回来总说是客满

  贺文锐责怪老关不会办事,事先没有把住宿安排好。李非口里没说,心里也很窝火。刘工说,算了,已经是这样了,说他也没用。

  直到这时,三个人都还没有怀疑这中间有什么蹊跷。只是觉得,老高是个老实人,不会办事而已。

  汽车在大街小巷转了一个多小时,居然找不到一个住处。老关提出住他家里。说家里条件可以,离公司也近。

  没办法,总不能在车上过夜,李非只有同意暂住一夜。

  老高家里已经准备好了床铺。刘工单独住一间小房,李非和贺文锐睡客厅临时搭起的一张大床。一张床两床被子。李非检查铺盖,好在铺盖都还干净。

  此时已过凌晨两点,人已困乏至极,顾不得那么多讲究,倒头就睡了。

  第二天早晨十点多钟起床。老关已经去了一趟公司刚刚回来。李非察觉到,老关一反常态,陡然间没了精神。

  李非感觉出了什么问题。把自己的想法说给刘工和贺文锐听,二人也有同感。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见到老关公司的经理,李非有意把工程质量,收费取费,项目垫资等条件提得更具体。借以试探对方的真假。

  公司经理与他们商量来,商量去,斤斤计较,讨价还价。虽然不能令人满意,倒让人心里踏实。看得出中建公司还是认真的。

  下午去考察施工现场。还是那辆面包车,走了近半个小时。施工现场是山坳间一处在建的办公楼。几个人带上安全帽,楼上楼下转了一会。李非问刘工:感觉怎么样?

  刘工说不错。设备齐全;质量良好;现场管理有序。

  工地主任五十多岁。秃顶。姓洪。第一眼容易让人联想起多年前的副统帅。晚餐是在外面餐馆吃的。老洪能喝酒。能侃。听得出他对施工管理很有一套。

  吃完饭,老洪让人把剩菜打包,说带给工地上的小兄弟们当宵夜。他说他手下都是青年人,干起活来没命。今晚又是一个通宵。

  李非三人私下交换了看法,一致认定,干自己的工程就要这个人去。决不允许偷梁换柱。

  李非原来打算只在老关家住一夜,可老关竟不提转往宾馆的事。又干脆连吃饭也安排在他家里。

  老关的原籍离香州市不远,一家人虽然个个变了口音,但待李非三人格外亲切,总说是家乡人。弄得李非不好开口搬出。

  但李非心里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这又不是老关的私事,为何要住在他家里?李非反复向老关声明,做自己的工程一定要是老洪这支队伍。一定要施工机械和队伍进场后才能付第一期款。

  老关只是点头。但点得不干脆。

  李非说,老关你如果有什么事,一定要跟我们讲清楚。千万不能瞒着我们。

  老关叹一口长气,终于透漏了实情。

  他本是中建公司下属劳动服务公司的经理。原打算以公司的名义接下香水星河酒店工程,在老家拉一帮人来做。谁知李非一口咬定要公司的正规施工队伍。

  公司考虑到跑一两千公里,只做香州这一个工程,绝对是亏本的买卖。光是机械运输与人员旅差费都得几十万元开支。如果整个公司作战略转移,内部意见又一时难以达成一致。

  老关愁容满面: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希望李经理你们好好与我们公司谈判,力争按你们的要求把这件事促成。否则,我为争取你们工程所花的费用公司不会承担。

  两天来种种疑点总算有了答案。

  李非一行又去见了老关公司的经理,公司经理谈了他们的苦衷。

  他们公司多年前原本在湖北,后来支援三线建设,转战到了贵州。虽然二十多年过去,但许多职工依然湖北情结不改。总盼有一天能回去。加上贵州相对落后,建筑市场不景气,地方保护主义盛行,中央企业处处受排挤。听说三峡工程上马,公司上下跃跃欲试。可是真正要作战略转移,又谈何容易。家属、子女、住房、入学,一大堆难以解决的问题。

  对方敞开了胸怀,让李非三人很受感动。甲乙双方进入谈心方式,一起分析香州以及湖北建筑市场的前景。李非为了把这只队伍拉过去,说的尽是鼓舞人心的话。

  最终双方达成协议,乙方承若,满足甲方提出的各项条件;甲方承若,如果乙方参加招投标,乙方将是他们的第一选择。

  李小姐一行由中建公司老洪率队而来。市建工局局长罗国华要请他们吃晚饭。这让老洪惶恐。也让李非费解。

  此前罗国华多次表示,不同意外地队伍进来。现在又要请人家吃饭,明显就是在摆鸿门宴。老洪不想去,又不能不去。

  晚上老洪喝多了,是李小姐三人把他扶回来的。

  席间罗局长上演了哀兵计。向老洪他们大吐苦水:香州与贵州一样,建筑市场同样是僧多粥少的局面。市内建筑企业没有竞争力,只要允许外地施工队伍进来,本地企业处境会更困难。

  作为主管单位,建工局一方面要提高本地的建筑水平;另一方面又要保证下属建筑企业有饭吃。

  难啦!

  建工局既要当运动员,又要当裁判员,这种体制能让老罗不难吗?

  理解——理解。老洪头一直在点头,把头都点晕了。

  理解万岁!老罗说,请你把香州的情况给你们公司领导汇报,叫他们放弃对香水星河酒店工程的竞标。来,干杯!

  老洪难以回答,只有以酒谢罪。

  次日罗国华又约卢士平和李非到建工局面谈。由于受到市里面的压力,罗国华态度上有了很大转变。不再是盛气凌人,以权压人的样子。而是用平等的,商量的口气与二人讨论。

  罗国华明白,只有说服这两人,才能做到釜底抽薪,减轻市里对他的压力。

  他把向老洪吐过的苦水向卢士平二人重新来了一遍,搞得二人险些缴械投降。在罗国华感觉胜利在望的时候,二人突然清醒,死死守住了公开招标的底线。

  我们没有排除本地建筑企业,我们只是要公开招标,欢迎本地企业参与投标。让罗国华无法拒绝。

  而罗国华心里比谁都明白,只要是公开招标,就没有本地公司的戏。羊哪里是狼的对手。

  罗局长你们也应该让自己队伍走出去。李非说。

  罗国华说,你以为我们不想走出去?现在哪里都一样,保护主义严重。别人的市场你很难进,即使拿到工程,也是条件苛刻,风险大收益小的棘手工程。

  其间罗国华的胃部作疼,让人给他买了两个戈盔来吃。

  这让李非有了恻隐之心:如果自己在他这个位子,说不定也会像他这么做。

  为挡住外地施工队伍,罗国华尽了最大的努力。他没能说服甲方的代表。没能阻挡这场公开招投标会的举行。

  此刻,两位男士把宣读标书的重任推给了这个弱女子。经历种种的艰难曲折,终于熬到了最后时刻。若是失败,何以向公司交待?责任如此重大,让李小姐的手怎能不发抖。

  结果出来,中建公司以1.5分之差险胜省建公司。(谁都明白,这结果与甲方的倾向有关)

  中建的二男一女顿时热泪盈眶,相拥而泣。

  省建公司代表有些愤然,立马走人不肯留下一起吃饭。

  李非弓身扶在他们的车边,说些解释和安慰的话。表示以后只要有机会,还是愿意与他们合作。

  然而就是这虚情假意地一番客套,为后来的变化埋下了伏笔。

  中建公司中标后,老洪又带来三个年轻人,作施工前期准备工作。

  几天后老洪要回贵州,把现场交给严工负责。严工好酒,老洪拜托李非帮忙监督他班中不准喝酒。这让李非更加信服老洪。

  市建工局几次来催,要中建公司尽快办理入境手续。而中建公司动作十分迟缓,只说正逢当地执照年检,有关证明开不出来。

  这让李非心里很不踏实,怀疑其中又有什么问题。

  花了快一个月的时间,中建公司才弄齐有关证明。在市建工局办好手续,但转到地区建工局审批时卡了壳。

  中建公司在地区找熟人弄清原因,才知道是市建工局从中作梗,借刀杀人。

  通过疏通,才勉强通过了这一关。最后剩下省里一关,中建公司代表称省里有关系,办事没多大问题。

  李非甚感欣慰,好事多磨,终于到了云开雾散的一天。

  一日,严工突然来找李非,说贵阳急电,通知他们速回。原因不详。

  这消息让李非一下乱了方寸。按正常情况,乙方走人,须先与甲方沟通。李非半夜打电话找到老洪,老洪说,公司准备放弃香水星河酒店工程。

  原来,李非一行去贵阳时,见到的只是中建公司的业务经理。当时一把手在外学习,回来后对业务经理承诺的这项工程不甚满意,一直想找理由否定这份合同。这其间办事拖拉,正是内部意见不一所致。

  中标后,设备和人员进场问题提上了日程,光是模板钢架就需要上百吨。这一切都要用钱来完成。在犹豫不决之际,又传回香州办事不顺的消息,最终导致了撤兵。

  李非心里顿时乱成了一团麻。用香州俗话讲,是一跤摔在门槛上,两不着实。

  按招投标的有关规定,如第一中标人退出,需由第二中标人接替。也就是说,香水星河酒店工程现在该由省建公司承建。

  但省建公司上次标场败北,一腔怒气怕是至今未消。很难说对香水星河酒店工程还有兴趣。即便有,甲乙双方的情势对比,目前甲方已处于被动地位。

  招标以前,乙方为争取甲方工程,对甲方提出的所有条件,乙方百依百从。现在反过来甲方去求乙方,傻瓜才不会讲条件。

  李非与卢士平商量,封锁消息,由李非带贺文锐赶往省建公司谈判。

  s..book632392782034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香水与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