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与星河 021// 它像一本打开的书

小说:香水与星河 作者:天界无际 更新时间:2022-07-23 12:31: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扇动双臂,就像扇动一对翅膀。

  他在飞。

  他快速地跑动几步,再快速地扇动双臂,就能飞起来。

  感觉自己像一只鸟。准确地说像一只鸡。他飞得不高也不轻松。但他飞起来了。

  这是一个没有光差,没有色彩的世界。灰灰的天,灰灰的地。空中应该有风,却感觉不到风;地上应该有物,但不知道为何物。只知道把慢吞吞的什么甩到了身后,心中有一种优越感油然而生。

  飞行的感觉真好!

  隔一段时间,李非就会重复做一次这样的梦。

  每次从这种飞行中醒来,他都要回味良久。好让自己在这梦境中能多待一会。

  虽然是梦,但感觉是真实的。对这种感觉的享受也是真实的。他不知道是否还有人在与他做这种同样的梦。是否也和他有同样的感受。

  为什么会反复产生这种同样的“显梦”?它的“隐梦”何在?在弗洛伊德那里,他没有找到答案。

  他以为自己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习惯用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去看问题。难道这梦境是源自鸟类始祖的遗传记忆?

  在召开香水星河酒店项目工程座谈会当天的清晨,李非又一次做了飞行的梦。

  会议地点在香州宾馆四楼会议室。以市里的名义召开。市直机关十几家部门和省地两级中商银行的领导受邀参加。

  会前李非让贺文锐到外面去制作一幅会标。贺文锐说,外面做的叫个什么东西,这件事必须我亲自动手。

  李非说你少吹牛,这不是一般场合,不要搞得丢人现眼。

  有些单位自己做的徽标李非见多了。先用白纸雕出字,再用别针别上去;纸与布两张皮,皱巴巴松垮垮的。怎么也不及外面店里印刷上去的清爽。

  贺文锐说,是不是吹牛,我做好了你再来看。

  李非走都走开了,回头来又说,你最好给我做两手准备,不要误事。

  我保证不会误事!贺文锐说,你只要派个人给我帮个手就行。

  我哪来的人派给你?李非半玩笑半认真地说,只有把我派给你。

  我怎么敢指望你。贺文锐叫苦说,事情确实太多了,我一个人真忙不过来。

  既然忙不过来为什么还要自己做会标?李非反问道。

  见李非把话又扯到会标上,贺文锐挥挥手说,算了算了,不跟你说了。我自己的困难自己解决!

  贺文锐高中同学李学斌,在香州宾馆办公室工作。贺文锐拉他来帮忙。

  什么事都是我一个人,会忙死。贺文锐随口一句抱怨,让李学斌感觉到的却是在炫耀。他的工作太轻松,轻松得让人无聊。

  你们这个逼宾馆,迟早是要垮的。贺文锐说。

  本来李学斌对香水星河酒店也很神往,但听贺文锐这么说香州宾馆,心里还是很不舒服。想反驳几句,话到嘴边,又忍了回去。他说不过他。李学斌选择了无语。

  讲话不顾别人的感受,这是他贺文锐的风格。他才不会管谁高兴不高兴。他只管自己高兴怎么说就怎么说。李学斌生了一会闷气,说我还有件别的事要办,我去会再来。说着丢下手里的事就要开溜。他在给会议台卡里插打印了名字的纸片。

  贺文锐一把拉住:这么多事一件都还没做完,谁批准你走了?

  李学斌走不脱,只有继续留下来帮他。

  你的小孩什么时候出生?贺文锐问李学斌。

  快了。李学斌问说,你说的请我们喝喜酒的时间定了没有?

  上次在一个同学的婚礼上,贺文锐是带胡芸一起去的。

  还喝么逼喜酒,搞不成了。贺文锐说。

  李学斌看他说得轻松,以为是假话。多看他一眼,又不像是在说假话。

  怎么回事,闹崩了?

  她妈妈不同意。

  为什么?

  他嫌我太优秀了,怕今后靠不住。

  我特地给你们准备了一份厚礼,看来不是花不去了?李学斌开玩笑说。

  怎么可能呢?贺文锐说,你给我放好,最多两三个月之内……

  李非过来问,省行的梁处长到了没有?

  贺文锐说,到了,地区的柳科长也到了。我带他们去的房间。

  你跟我一起去见一见他们。李非说。

  贺文锐说,我还有一堆事没做,横幅也没挂。

  李非说,我们去去就来,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贺文锐跟李学斌叮嘱说,我马上就回来,你不准走开。

  下午,各部门与会的人员陆续到来。大家围在香水星河酒店的建筑效果图前观看。说好说歹;评头论足。有人还扒在跟前数层数。

  香水星河酒店建筑由主楼和裙楼两部分组成,主楼分成东西两半,西边前迎,东边后让,前后错开。西边十一层,东边十层。由于西边楼顶筑有三米高的女儿墙,看上去比东边高出两层。

  你们看出没有,这栋建筑最大的特点是圆。财办主任高正新说,你看这大圆弧,小圆弧,所有的角都是圆的。

  我看这栋建筑像一个敞开的胸怀。税务局长李正中走过来说。说着张开两臂作了一个比划。

  计委主任曹群发跟李正中抬杠:你怎么没说是像一个张开的胯。

  你这老家伙不正经!李正中用手指点着曹群发笑说。

  我看这它像一本打开的书,公安局长周民安说,这一排排的窗户就像一行行的字。

  周民安是一个文学爱好者,看到想到的东西自然与别人有所不同。

  李非这时正和卢士平与建工局长罗国华站在一起。李非是卢士平把他叫过去的。卢士平跟李非介绍罗国华。这是李非第一次见到罗国华。感觉他很有官相。

  他骨架很大,不算胖。前额宽大,头发稀疏,一副眼镜,目光傲然无物。

  早听说这个人不太好打交道,偏偏他又是项目建筑主管单位的领导。是一道绕不过去,必须面对的坎。李非听说他来了,便跟着卢士平来与他打招呼。

  罗国华的态度不冷不热。与卢士平的一腔热情,近乎阿谀奉承的态度形成了鲜明对比。提到外地施工队伍进入香州市场的问题,罗国华说,这是一个极其严肃的问题,这个问题不是我一个人说了能算的,这得要由我们局党委集体研究决定。

  卢士平是体制内的人,这种套路他当然熟悉。决定权就在一把手手里,他说行就行,说不行就不行,集体研究只是他们推诿话。见他如此说,心里不免暗自叫苦。

  蔡春早走进会场,依旧是昂首挺胸,迈着他特有的八字步。大家连忙让开,让他也看看效果图。他不用看,几个方案他都看过,这个设计方案就是他拍板定的。

  他抬起头,看看背景墙上的横幅,脸上掠过一丝笑意:这会标做得漂亮!

  大家一起抬头来看,果然让人耳目一新。红底白字,上面一排幼圆体汉字,下面一排印刷体英文,显得十分洋气爽眼。

  刚刚挂好横幅还没下梯子的贺文锐听见这么多领导夸好,扭头向站在一边的李非逛去一眼,意思说:怎么样?蔡市长都说好!忘形间差点没从梯子上掉下来。

  没去见罗国华之前,李非一直站在旁边看,看横幅两头的高低。会议都要开始了,横幅还没有挂出来。他早就在催贺文锐,贺文锐说墨迹未干。

  这是一条手工制作的横幅,也就是说是贺文锐一笔一笔画出来的。李非第一眼看到时,就感到十分地惊喜。不得不承认贺文锐的坚持是对的。当贺文锐问他感觉怎么样时,他用无法掩饰的喜悦说了四个字:马马虎虎。

  贺文锐知道李非是有意在逗他。在他的眼底,他看见了他内心漫溢出来的喜悦。

  会议由卢士平主持。由李非作项目基本情况介绍。

  李非开始有些紧张,这是他第一次向外界完整地描述心目中的香水星河酒店。

  对于酒店的完整认识,得益于庄玉海教授的书。与经商做生意不同,做生意对他来说是一种无师自通,与生俱来的能力。而在酒店这个世界里,一切知识都是新鲜的。他需要不断学习。这种学习使他感到趣味无穷。

  就像武林出道,永远是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没有止境。

  李非把他心目中的香水星河酒店娓娓道来,什么舞厅酒吧、中西餐厅、什么总统套房、国际会议室;什么中央空调,全天热水;什么规范化,标准化,程序化的四级垂直式管理。

  也许是对于星级酒店的期待太久,与会者听李非的介绍像听书一样过瘾。

  李非介绍完毕,随后是各部门领导发。大家对香水星河酒店项目予以了充分肯定。表示要在现行政策许可的范围大力予以支持。

  轮到建工局长罗国华讲话,他语音洪亮,讲话铿锵有力。他特别提到,建工局下属五家建筑公司愿意为香水星河酒店建筑工程作贡献。

  听到罗国华这么说,李非在心里连连叫苦。这分明是在与他们请外地队伍施工的诉求在公开唱对台戏。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梁铭川也讲了话。他表明很看好香水星河酒店这个项目。但他又说,银行最终拿不拿钱,拿多少钱,还要看市政府的态度。如果地方自筹资金和优惠政策不到位,银行投进来的钱还不够交各种税费,他是决会不投钱进来的。

  他边讲边拿眼睛看李非,怕李非误会自己。李非心里明白,处长是在用另一种方式在为香水星河酒店项目说话。

  蔡春早最后讲话。他首先对省地两级银行的支持表示感谢。他特别强调这个会是林书记、谢市长督促召开的。

  他表态在政策许可的范围内,能给的优惠政策都要给。要求各部门特事特办,为香水星河酒店项目开绿灯。

  柳青小声问坐在旁边李非,你哪来的这么大面子,请到这么多的领导来给你们讲话。

  李非笑说,我只不过是一个跑腿的,哪里有什么面子。

  散会时,卢士平请与会领导留下来吃饭。众人说看蔡市长的意见。蔡春早说我们今天陪省地银行的客人。

  大家跟在蔡副市长的后面,下到二楼,通过连廊,往后面的餐厅里去。

  曹群发和周民安二人走在最后。看着众人的背影,周民安突然冒出一句:苏联这回看来是在劫难逃了。

  曹群发说,不是说苏共中央左派把戈尔巴乔夫关起来了吗?

  周民安说,那是前几天的事,今天的消息说,左派的图谋失败了,叶利钦宣布苏共为非法组织。

  曹群发恨恨地说,苏联就是死在戈尔巴乔夫这家伙手上的。如果不是他搞么逼改革,苏联怎么会完蛋?

  周民安说,依我看,戈尔巴乔夫不搞改革苏联也会完蛋。只不过是没有这么快。这么多年来苏联国内体制僵化,官僚腐败,经济发展停滞不前;对外搞侵略扩张,奉行大国沙文主义,垮台只是迟早的事。

  曹群发说,戈尔巴乔夫刚上台时那气势好了得,真是如日中天。这才几年功夫,就搞成了这样。

  周民安说,现在看来,还是老邓厉害。他对问题看得准,说没有退路。

  李非到餐厅后没见到贺文锐,又折回会议室来。见贺文锐一个人还在收拾扩音设备,心里陡然有怜惜的感觉。

  贺文锐做事,是不用别人操心的。该他做的事,他心里有底有数。不会丢三落四,也不用谁来吩咐。

  搞完了一起去餐厅吃饭。李非说。

  知道。贺文锐说,马上就完。这些设备是借来的,我先收拾一下,免得搞丢了。

  两人从会议室出来,往餐厅走。郭小海准备结婚了。贺文锐说。

  哦,他还没跟我说。什么时候?李非问。

  他家里本来想国庆节办,但国庆节商场太忙,他打算安排在国庆节以后。

  这家伙,这么大的事情都没有跟我说!

  看着李非假作生气的样子,贺文锐笑说,他是要我帮忙娶亲才跟我说的。你又不帮别人娶亲!

  走进餐厅,李非见罗国华正在和蔡春早说话。蔡春早坐在餐桌正位的一把椅子上,罗国华躬身站在旁边。让李非诧异的是,罗国华这么一个傲气的人居然也会做出献媚的表情。

  罗国华离开蔡春早后,正好与李非迎面相撞,李非说,罗局长,我们明天去您办公室找您可以吗?

  罗国华此刻的神态已经恢复到先前的模样,他看都没看李非,眼睛看着别处说,明天再联系吧。

  s..book632392780397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香水与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