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与星河 002// 将来一定是一个更厉害的角色

小说:香水与星河 作者:天界无际 更新时间:2022-07-04 12:33: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厂里人都说小汪天生是一块干供销的料。虽然年纪不大,文化不高,但人聪明能干,会说会道。

  一次厂长在年终总结会上表扬厂供销科,说小汪是供销科的杰出代表。说他是什么环节都打得通;什么商家都进得去;什么物资都搞得回;什么事都办得成。从此,小汪在厂里多了一个雅号——四个什。

  香州市床单厂建厂时,小汪初中刚刚毕业。高中没考上,闲在家里。

  还要不要读技校或者财校,家庭意见不统一。

  家长想让儿子读,儿子不想读。说看见书本脑壳疼。

  小汪爸爸的战友张子枫是床单厂的厂长,见汪新强乖巧机灵,说这天下也不只有读书一条出路,孩子读不进去就算了。我们床单厂正在招工,你就让新强进厂学个技术。

  他今年才十七岁。小汪妈妈有些犹豫。

  十七岁不小了,人家李先念同志十七岁还当军长呢!你们问他自己愿不愿意。

  小汪说,张叔叔你厂里条件怎么样?

  你还会跟老子讲条件,老张笑说,厂里条件好着呢。设备都是进口的,还派了人出国培训。

  太好了,我要去。小汪听说出国培训,立刻来了精神。

  老张说,出国培训的都是骨干,还要懂外语。

  小汪一听泄了气。

  老张说,我们床单厂是省的重点项目,是香州规模最大,设备最先进的工厂,只要你好好干,还怕没机会?

  小汪转动眼珠不说话。

  你不想去?好多人想进还进不了。老子跟你说,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

  我去。但我不想学技术。小汪说。

  他的爸爸妈妈就是想他学个技术,有技术今后才不怕没饭吃。

  不想学技术,你想干什么?当保安?张子枫问。

  小汪纠着嘴吧摇头。

  扫厕所?老张又问。

  小汪的爸妈在一边笑,知道老张是在逗他。

  小汪更是摇头。

  坐办公室?

  小汪憋着笑点了点头。

  老张说,老汪,你儿子志向蛮大呢!

  不知天高地厚!老汪啐道。

  小汪说,坐办公室有什么了不起?别人能坐我为什么不能坐!

  说得好!这一点就比你老爸强。老张打这哈哈说,万丈高楼平地起,只要你好好干,坐办公室不难。

  小汪爸爸还在一边瘪嘴,倒是小汪妈妈真正开心地笑了。

  小汪进厂后当了一年挡车工。上手快,人缘好,车间个个喜欢他。

  第二年厂供销科向内扩编,他报名应聘,综合评分第一,实现了坐办公室的梦想。一到供销科,小家伙如鱼得水。跟师傅跑了不到半年,就开始放单飞。

  厂里原材料库存不足,产地铁路运输紧张车皮难搞。好容易排上计划,谁知一场罕见大雪,比一般年份提前了半个月,铁道中断好几天,把整个运输计划打乱了。

  铁路调度对货物运输有保有压,把香州床单厂的货给压后了。

  科里小周有个叔叔,是那边部队军运部管事。电话联系,小周叔叔满口答应帮忙,说没问题。

  供销科长邓光明不放心,专门派小周带了家乡土特产,坐飞机赶过去督办。

  但小周到了快十天,总是只听楼板响,不见人下楼。货还是迟迟发不出来。

  再这样拖下去,厂里就会停工待料。厂长张子枫着急,把供销科长邓光明叫去狠狠地训了一顿。

  自建厂以来,挨厂长训斥,邓光明还是第一次。回到科里,事事不顺眼,满口骂。中午下班,别人都去食堂吃饭了,他还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抽烟生闷气。

  他邓光明,在香州也算是一大能人。用香州话说,浑身都是活的。什么事在他这里都不算事。按他的经验,这次这件事时间紧迫,事关重大,加手段都不见得行,但不加手段是绝对不行的。

  但老张——张厂长这个人,转业军人,马列一个,看不惯社会上的歪风邪气,以为别人也和他一样五毒不侵。他邓光明受老张赏识,就是因为他的供销科花钱少,能办事。有几次遇到难办的事,邓光明请示多花点钱,都被他骂回来。

  邓光明没法,只有再搞其他手段。比如培养感情;投其所好;帮其所需。

  这些手段好比中药,不是不行,只是慢一点。但这次不同,时间紧,难度大,慢不得。

  邓光明很苦恼:又要马儿跑得好,又要马儿不吃草!

  汪新强在食堂吃了饭,帮邓光明带来饭菜,端上办公桌。说邓科长吃饭。

  邓光明眼睛一睁一闭,没应。

  不就是搞几个车皮吗?汪新强说,这么点事,不说您亲自出马,就是派我去,至少也有百分之八十把握。

  邓光明看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又好气,又好笑。

  小汪见邓光明笑意一明一灭,越发来劲:

  一个漂亮小姐自视清高,土豪想睡她,拍一万在桌子上,说一万干一次。小姐摇头。一直加码到八万、十万,小姐还是摇头。最后加到十二万,小姐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土豪说干不干,再不干我就走人。最后时刻,小姐点了头。现在这社会,没有钱搞不定的事。我不信谁跟钱有仇。

  邓光明知道,这些话不是汪新强的发明,也不是汪新强一个人在说。他说,小狗日的你懂什么,你以为这工厂是你家的,想怎么干就能怎么干?

  我不要多的,一个车皮给一万元我去办,不怕办不成。王新强说。

  一万元一个车皮?你也真敢开口!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搞就要搞得他心动。别人用军用计划车皮给你发货,这要冒多大的风险?

  邓光明说,就算我同意,张总也不会同意。

  不会吧,工厂停产一天,商场断货一天要损失多少钱?我一个小兵娃子都知道,老总能不知道?

  邓光明心里暗自吃惊,这家伙小小年纪,胆子如此大,手段如此狠,将来一定是一个比自己更为厉害的角色。

  吃完饭,邓光明去见张子枫。

  有一个人说可以把这个事办成。邓光明说。

  好啊!是谁?张子枫很高兴。

  是谁您就暂时不要问。邓光明说,他有一个条件,一个车皮一万元的奖金,五个车皮五万元的奖金。差旅费另外报销。

  邓光明知道老张忌讳行贿受贿,故意作了变通,把贿金说成了奖金。

  谁这么想钱?狮子大开口!

  见邓光明笑而不答,张子枫又说,光明你的意见呢?

  邓光明说,比起停工断货的损失来,这一点开支也不算多。

  见老张蹙眉凝视着窗外,知道这事可以推进,邓光明进一步说,办事的人还有一个要求,要我们给他一份书面承诺,办完事他直接到财务领钱,不用再找谁批准签字。

  张子枫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他要真能办成这件事,阎王还少小鬼的钱?!

  小汪出发前,邓光明在自己的存款里取了五万元给他。

  小汪出发后,邓光明天天扳着指头数日子。虽然他知道,光在路上也要走一两天时间,着急也没用。但是心里那份挂牵还是令他寝食难安。

  他最怕面对的是张子枫,因为张子枫比他还急。关系到全厂停工停产的大事,叫人怎么能不着急。他甚至后悔自己没有亲自跑一趟,幸苦跑一趟,也比呆在家里干着急强。

  第三天下班时,电报终于到了。汪新强在电报中说:货已上车,五个车皮三日内发出,详情面告。

  一块石头总算落地!邓光明激动得差点掉泪,他拿着电报,不,是拿着喜报,跑去见张子枫。

  张子枫顿时云开雾散:这事干得漂亮!是谁干的?

  邓光明只是开心地笑着,并不给张子枫揭开谜底。

  等一切尘埃落定,张子枫才知道是汪新强干的。反正钱已经给了,也不得反悔,只是爽爽地骂了一句:这小狗日的!算是了事。

  此一役汪新强一战成名。后来财务那边传出五万元奖金的事,一下子成了全供销科议论的热点。

  有人说这钱全是他自己得了;有人说他办事送人了;还有人说他送了一部分,自己得了一部分。

  求证小周,小周只说没钱这个事。

  小汪与小周订有攻守同盟,对任何人不提花钱的事。

  有人又说,小周给耍了。

  问邓光明,邓光明笑而不答。

  最后大家还是找小汪算账,要他请客吃饭。

  小汪找邓光明喊冤,邓光明说你请客,科里买单。记得开发票。

  至此,奖金风波才得以平息。

  此后,供销科再有什么难事,大家的第一反应是:让汪新强去。小汪总是不辞辛劳,不负众望。于是,仅仅三年时间,就得了个“四个什”的美名。

  八月底这段时间,小汪特别忙,多半时间都在赶车赶船赶飞机。

  这天坐特快去广州,与一年轻人临窗对坐。此人高额高颧骨瘦脸,一副南方人的特征。跑供销的十有八九见面熟,小汪尤为如此。两人互报姓名籍贯,聊得十分投机。

  对面小伙子是广东普宁人,姓苏,名嘉华,也是在外面跑业务。主要是向内地各商场供应翻录磁带和走私的小家电产品。

  小汪递烟,小苏点火。小汪说,小苏,你们那边有没有人想到内地来搞投资?

  哪方面的投资?小苏问。

  我们市里面有一个招商项目,要引进老板做一家星级宾馆。

  我有一个表叔是香港宏展集团的老板,原来听说有向内地发展的意向,我可以帮你问问。小苏随口应付说。

  是不是那个很有名的,涉及地产、金融、商贸众多产业的宏展集团?

  怎么不是,他们公司大着呢。

  华哥,这个事你一定要给我帮忙。华哥你今年多大?

  我二十四岁。小苏说。

  我二十二岁,你大我两岁,我就叫你华哥吧。华哥,中午我们去餐车喝酒,我请客。

  自从发生外国人如厕风波后,香州县委县政府经过慎重研究,决定引进外资新建一家三星级宾馆,制定了相关的优惠政策。包括无偿提供土地;简化办证手续;减免相关税费;实行重点保护。成立了以副县长黄云天为首的工作专班。并召开全县二级单位以上负责人的动员大会,号召发动全县干部职工,积极为招商引资建献策,对引进外资老板的有功人员,最高给予五万元人民币的奖励。

  这最后这一条,是副县长黄云天的建,并得到了书记和县长的采纳。常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对于县委县政府的号召,香州床单厂厂长张子枫在全厂干部会上做了传达,特别关照邓光明,要所有的业务员把招商引资的精神吃透,利用接触面广,人脉资源丰富的有利条件,为县里的招商引资工作做贡献。

  在业务员们看来,别的都是虚的,只有钱才是实在的。

  在当时,不说五万元,农村出现一个万元户也是一件值得宣传报道的事。业务员们跃跃欲试,这里面当然也包括“四个什”汪新强。

  一晃两年过去了,香州县都变成了香州市,黄副县长也变成了黄副市长,招商引资的事仍一点眉目都没有。

  就在五万元的奖金似乎变得越来越遥远时,苏嘉华出现了。

  s..book632392746389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香水与星河');;